深入学习宣传党的十九届五中全会精神

欢迎您访问重庆历史名人馆!
   

名人实物

吴芳吉与吴宓的朋友之情

2016-03-18 来源: 重庆历史名人馆 阅读: 210

        吴芳吉,字碧柳,号白屋,重庆江津人。他是近代一位具有卓越才华,被赞誉为“四川才子”在诗坛很有影响的诗人。其代表作品《婉容词》、《巴人歌》等,蜚声诗坛,流传甚广。
 

        吴芳吉幼年家境贫困,长成后生活道路艰辛曲折。1906年,他在10岁时随母迁至江津白沙镇,在黑石山聚奎小学读书,除在家庭里接受知书达理的母亲教育熏陶,在小学又获名师萧湘的器重和精心培育,奠定了日后进行诗歌创作的基础。
 

        1910年吴芳吉因成绩优异被选送考入北京清华结识了同学吴宓。二人志趣相投,成为莫逆之交,建立起深厚的诗友情谊。此后互相支持和关照,学识渊博又乐于助人的吴宓,特别推崇吴芳吉的诗才。吴芳吉初识吴宓,恰遇清华学生闹学潮。吴宓与吴芳吉当时都是学生代表,被校方开除。后来校方让歩,凡参与学潮学生写悔过书后,可以复学。而吴芳吉坚持己见,拒不悔过,最终被开除,从此走向坎坷曲折之路。吴芳吉离开淸华后,生活上十分困难,吴宓发动同学捐款资助,以解燃眉之急。此后,吴宓又陆续帮助他谋取职业,推荐工作,或汇款接济,如1915年吴芳吉在上海失业,以稀粥度日,吴宓闻讯,迅速汇款支援。1917年,吴宓赴美国留学,仍发动留学生中朋友,共襄义举,筹款按月汇寄给吴芳吉,直到他能自给时为止。1926年因军阀混战,吴芳吉在西安遇围城,被困数月,吴宓曾在北京写信恳请父亲仲旗公前往救护。吴芳吉内心对吴宓无限感激,后来他在《北望》诗中写到:“人世多荣辱,躯马千钟非我欲,得一知己万念足。"他以结识吴宓为一生之大幸,而吴宓自己也以结识吴芳吉这样有才华和正直品质的朋友而自豪,以能为吴芳吉做点事为快乐,其诚挚之情和把友谊珍视到神化程度令人钦佩。
 

        1917年,吴宓赴美留学,临行前不忘再三嘱咐吴芳吉,让他一定要专注在诗歌创作上,不要荒废自己的才能。吴宓除了在经济上继续接济吴芳吉外,还建议并帮助他研习西洋文学以开拓眼界。吴芳吉听从建议,开始认真学习钻研古希腊、罗马史诗,但丁的《神曲》及近代欧美诗人的作品,熟读英国诗人彭斯的诗作。吴宓从美国选寄一些美国诗人作品给吴芳吉,有时候还将诗译成散文附在原诗后,以帮助他理解诗文内涵,这使吴芳吉开拓视野,对诗歌形式的创新有很大帮助。
 

        1919年经吴宓推荐,吴芳吉去上海任《新青年》杂志诗歌编辑。受当时新文化运动和“五四”文学革命的影响,诗歌面临变革之势。吴芳吉在新思潮的推动下,创作了具有现实主义艺术风格的《婉容词》,诗中运用了旧诗词曲的句式,融人了大量现代口语,反映了在变革时期封建婚姻制度下受害妇女的形象,情节生动,引起强烈的社会反响。吴芳吉创作的诗歌继承了中国古典诗词和民歌的优美传统,也受西方文化的影响,在诗歌的形式和风格上力求自树旗帜,独标一格,这反映了他在诗歌新旧交替变化过程中富于积极意义的探索。
 

        1931年,吴芳吉回到故乡重庆,担任江津中学校长。1932年5月9日,日夜奔忙于抗日救国演讲宣传的吴芳吉,积劳成疾,不幸去世,终年36岁,逝世后安葬于江津县白沙镇黑石山。吴宓在10天后始闻噩耗,悲不自禁,含泪写下《碧柳挽诗》二首。为诚挚悼念这位朋友,吴宓撰写《吴芳吉传》在《大公报》的文学副刊发表,还编印《吴芳吉诗集》。两位诗人的深厚友谊成为了文坛一段佳话。
 
 

(严 俊)

目录结构
    未添加目录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