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主题教育

欢迎您访问重庆历史名人馆!
   

名人旧居

访卞小吾故居

2016-03-09 来源: 重庆晚报 阅读: 215

  图片关键词
     卞小吾故居

 

  我去历史文化名镇江津区白沙镇的那天,镇上正在舞龙舞狮闹元宵,花车游行,锣鼓喧天,游人穿梭,甚是热闹。我避让喧闹的场面,排开熙攘的人群,迎着早春的寒风,沿着那条与长江并行的文峰街,爬了十五台石梯坎,出了一身毛毛汗,才来到文峰街62号这个叫卞家大院的卞小吾故居。站在门前朝左侧一望,滚滚长江水朝东而去。

  卞小吾故居大院坐东朝西,建于清朝末年,明清四合院格式,土木石结构,面积有二百多平方米。历经一百余年,依旧可见窗饰雕刻精美。大院在抗日战争时曾作为国民党军政部学生营地。解放后收归房管所为公房。“文革”中曾作为一大集体的印刷厂。

  跨进大院,赫然在目的是天井里那个长方形的石雕消防水缸。细看,长不到二米,宽一米有余,高不足一米。石缸四面刻有文字,长的两面分别刻“祥趣”、“乐哉鱼兮”;窄的一边刻“卞氏大观堂镌”,另一边则字迹不详。正厅与天井两侧,居有十来户人家,屋柱和墙壁上还残留着当年书写的毛主席语录。

  我站在那个石雕水缸边,有点煞有介事地对同伴说:“啊,这就是107年前,那位创办了当时四川省第一张日报《重庆日报》的卞小吾先生的故居!”

  大院里的住户陆续出来了。我乘机解释:“卞小吾办的《重庆日报》是辛亥革命前办的。现在的《重庆日报》是重庆市委机关报,是1952年办的。”有几位住户“啊”了一声,明白了不是一回事。

  住户们七嘴八舌地说开了:“过去只晓得房主是个了不起的人物。”“这附近已经没有卞家的后代了。”“我们很爱惜院子,每天打扫得干干净净。但毕竟一百多年,也老朽了,希望上面拨款翻修下。”

  我觉得应该向大家介绍一下这位辛亥志士,便后退几步,站在步入正厅的石坎上,演讲一般——

  卞小吾打小好打抱不平。百姓受了冤屈,官吏贪赃枉法,他都要去论理,因为他家是名门望族,官吏们觉得他难缠,只得摆摆头作罢。因此,他就得个“大摆头”的外号。

  辛亥志士邹容、章太炎因《苏报》案坐牢,卞小吾在上海三次下狱探望。受他们教诲,回重庆办报,为推翻清王朝造舆论。他回江津,变卖祖上田产充当办报经费,于1904年10月17日《重庆日报》在渝中区创刊。由于报纸宣传革命思想,揭露清王朝腐败,引起官府的恐慌,但碍于挂名报社社长的是日本人竹川藤太郞,不敢轻易下手。

  1905年4月,竹川因病回日本了,重庆知府要伺机谋害卞小吾。他的朋友和妻子劝他出去避一避。卞小吾大义凛然:《苏报》章太炎坐监能避不避,邹容更是自愿投案,何等伟大,我岂能后人?又何足惧也!依然上班,在路上被官府逮捕,又很快解押成都监狱。一关就是三年,既不审理,也不定罪。卞小吾身处逆境,坚定不屈,教狱友学文化,写下《救危血》、《呻吟语》等篇章,传播革命思想。

  革命风潮正急,川督怕夜长梦多,授意狱吏,假借一个犯了死罪的囚犯之手,暗杀了卞小吾,尔后又毒死凶手。卞小吾之妻袁氏赴成都,开棺见卞身中73刀,顿时昏厥。多次上堂击鼓喊冤,奔走上诉,官府以“凶手已抵偿”为由而搪塞。

  听罢卞小吾事迹,住户们赞叹不已,连说“了不起。”

  突然,住户中的一男子转过身,从墙根搬来一块长方形石砖,翻过来:“这砖过去一直放在门边搁鞋子用。前年辛亥革命一百年,上面来人察看故居,我偶然翻动砖,见这上面有画像。大概是卞先生显灵吧!”大家伸过头去看那雕刻头像,仪态端详,戴着明朝官员一样的帽子。我心头一愣,这莫不是反清复明之意吧?

  砖上的画像是何时刻的?蕴含何意?有待考证。但愿是应验住户们的话:是卞先生显灵。这画像这故居,毕竟是见证了那个时代。

                          

 (作者:司马金城)

目录结构
    未添加目录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