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主题教育

欢迎您访问重庆历史名人馆!
   

名人旧居

卢作孚遗迹寻踪

2016-03-17 来源: 重庆历史名人馆 阅读: 364

       去重庆寻访卢作孚遗迹,这个念头由来已久,2010年4月终于成行。
  

       寻踪的第一站是朝天门码头。嘉陵江与长江汇合处的重庆朝天门码头,在依赖水路交通的年代,这个码头在重庆、四川乃至于中国都有一定的知名度。那个时候,归航与启航的船舶熙来攘往,长鸣的汽笛声、装卸货物的起重机声,上下客船的鼎沸人声……如同潮水般包围着这个码头。
  

       卢作孚创立的民生公司大楼就在朝天门码头不远处,如今,那幢见证过历史沧桑的大厦已消失了。研究卢作孚的专家赵晓铃带我来到老民生公司大楼的旧址,旧址上现在是一家医院的宿舍楼。附近街上,还能看到几幢民国时代的老建筑,有银行,有商业大楼,或西式,或中西合璧,依稀可以找到一点旧时的影子。这一带是重庆市中心,可以想见,当民生公司鼎盛时期,多少达官贵人、名流大亨都来过这里,或参观,或演讲,车马往来,冠盖云集。新民生公司重建的民生公司大厦,在重庆渝中区新华路上,与老民生公司大厦旧址近在咫尺。从老民生公司大厦旧址爬一个坡、转一个弯就到了。
  

       在赵晓铃的帮助下,我与对卢作孚研究饶有兴趣的湖北宜昌市地方志办公室主任朱复胜先生乘上了新民生公司的车,去重庆市合川区参观卢作孚创办民生公司时第一个办公地点和他的故居。
  

       合川区在嘉陵江边上,以前是个县,现在是重庆的一个区。从新民生公司出发,沿渝合高速公路约一个小时就到了合川。当年,民生公司开辟的第一条短途航线就是合川到重庆。合川的土特产以桃片最为著名,卢作孚小时候家贫,兄弟几个就依靠卖桃片攒学费。
  

       沿着合川城里一条潮湿的石阶往上走,就到了一个名叫药王庙(亦称总神庙)的高旷之处,药王庙的大门看上去有点气派。赵晓铃告诉我,她上次来的时候,大门两边,由清末四川咨议局局长蒲伯英题写的“民生”二字还很清晰,现在因
  

       为年久风化,班驳脱落,这两个字不太清楚了。
  

       当年的药王庙,就是卢作孚和民生公司创业的地方。他最初办的合川电厂就在这里,民生公司办公场所也在这里。据说1926年以前,这里就是破破烂烂的,过了80多年,还能幸存下来,已经很不容易了。卢作孚就是在这里迈出了实业报国的第一步,他从一条70多吨的小船开始,在十年间发展壮大,合并了众多轮船公司,最后从长江上游进入长江下游,成为举世瞩目的一个民营轮船公司。80多年前,他在这个破庙创业之初,立下的那些规矩就足以令后人感叹。比如,身为总经理拿的是微薄的工资,船上技术人员的工资也比他高。
  

       我走到药王庙附近一个高处,目视所及,青草茂盛,野花初开,很有点荒野的感觉。我想,因为是有了卢作孚,一个寻常的破庙才能散发出如此诱人的光芒,一片荒废的草地才能让人如此留恋。   

 

 

图片关键词
卢作孚先生在四川省合川县(今重庆市合川区)药王庙创建的民生公司电灯部旧址。
八十多年后,大门两旁的“民生”二字还依稀可见。

       离开药王庙,我们转过几条街,穿过一条泥泞的小弄堂,来到一处破败的老屋前,这便是卢作孚故居。屋前,有三、五个老人在择菜、聊天。卢作孚当年就出生在这里,成长在这里。他的房子到现在都还有人住着,格局也没什么变化。因为现在的房主人出门不在,房门锁着,我们没法进去看一眼。这栋一百多年前的木结构老屋,低矮、潮湿、幽暗,甚至散发着一些霉味。有个老大娘告诉我们,她小的时候见过卢作孚,为此她还感到几分自豪。这样一位声名显赫的实业家,即使事业成功之后也没有好好修缮一下自己的故居。
  

图片关键词
合川区合阳镇老街卢作孚故居(又名芭蕉院)

       嘉陵江边以卢作孚命名的广场上,有个卢作孚的雕塑,底座是个大大的地球仪。卢作孚曾经造福合川,故乡人没有忘记他。创业之初,他先在这里办了电厂,让古老的小城有了电灯。后来,又创办了自来水公司。最初支持他办民生公司的人也都是合川的同学、乡党。
  

图片关键词
重庆市合川区老街卢作孚广场上的卢作孚铜像

       随后,我们从合川到了重庆市北碚区。北碚是抗战期间名闻中外的文化城,复旦大学、中央大学等许多重要学府都曾迁到这里。卢作孚从1927年开始在这里主持的嘉陵江三峡乡村建设实验,是他一生留下的重要遗产之一。他把北碚这
  

       块盗匪出没、混乱无序、落后贫困的地方,变成了一个举世瞩目的乡村建设模范基地,刷清盗匪,建学校、办工厂、修公园、开煤矿、造铁路,在他的规划下,图书馆、医院、防疫所甚至科学院、博物馆都出现了,从经济、文化到社会各个层面,全方位地进行建设,没有多少年时间,一个落后的乡村就成了初具现代化的小城镇。他的毅力、魄力和才干受到普遍的敬重。已经有学者注意到,与同时代的乡村建设,比如梁漱溟在山东邹县、晏阳初在河北定县、陶行知在江苏晓庄相比,他在北碚的建设是最有成效的,和他们只是注重教育不同,卢重视经济和社会建设,不仅仅把目光停留在教育文化层面。尽管他也非常重视提高民众的识字率,提倡文化教育。赵晓铃大姐告诉我,北碚放电影,峡防局有80张免费的门票,卢作孚就拿这个电影票做奖品,来奖励当地的民众,认多少字就可以得到一张票。还拿这个票作为灭鼠、灭苍蝇的奖励,可以拿死老鼠、死苍蝇来换。
  

       北碚嘉陵江三峡乡村建设和民生公司如同是卢作孚一生事业的两个翅膀,是相得益彰的两个事业。嘉陵江三峡乡村建设是从建立少年义勇队入手的,民生公司训练水手、茶房、财会人员等也都集中到北碚。民生公司员工穿的“民生服”,就是北碚的纺织厂自己生产的麻布。
  

       卢作孚接任北碚峡防局长后,利用一个庙宇的旧建筑作峡防局办公室,在这里可以俯瞰江面。如今,这处旧建筑摇摇欲坠,好象是危房,不过,现在里面还有住户。屋外的路上满地黄叶也无人清扫。
  

       我们来到当年的中国西部科学院,它掩映在一片绿树之中。这个西部科学院和西部博物馆算得上是卢作孚的大手笔。西部科学院的主体建筑“惠宇”是军阀杨森捐款修建的。院里的活动经费基本上也是来自各方捐款。当年,卢作孚请了许多科学人员来这里从事科学研究。鼎盛时期,院里有生物、地质、农林、理化等四个研究所,做了许多有价值的研究工作,其中大量的动物标本、植物标本现在仍然保存,有些标本制作得极为精致。展馆门口那张中国地形浮雕图几乎吸引了我们所有人的眼光,那是地质学家翁文灏的一个学生制作的,据说是中国最早的一幅地形浮雕。
  

图片关键词
西部科学院大楼

       在西部科学院,我们看到一处整齐的平房,就是卢作孚曾经工作过的办公室,比起合川的药王庙和峡房局,这是我看到的他最象样的办公处。
  

       一路走来,我体会到,对于卢作孚,物质条件的好孬,对他没有束缚在生活上,他有些清教徒的色彩,生活之简朴后人难以想象,但如果就因此说他不懂生活,不懂享受,却是对他的误解。他在北碚建起的公园就是最好的说明。
  

       北碚处于嘉陵江小三峡,自然环境好,卢作孚借助地势和温泉,在江边修建了温泉公园、北碚公园,紧挨着北碚公园有新辟的“作孚园”,现在卢作孚的墓园内山顶上。公园里有一处叫“农庄”的别墅,是川军一个师长陈书农捐款修建的。还有一处茅庐名为“琴庐”,是最终支持卢作孚办民生公司的合川人郑东琴捐款修建的。
  

图片关键词
卢作孚早年在北碚的办公室

       从重庆坐船到宜昌,在长江水面上,我见到了很多上水的货船和观光游船,却只遇到一只新民生的货船,好像是“民蜀”号,上面装满了集装箱。看到民生的标志,看到还有“民生”字号的船只依然出没在长江上,我内心有几分欣慰。
  

       第二天早上,朱复胜带我看了民生宜昌分公司幸存的一排仓库,仓库为砖头建筑的坡顶平房,看上去比较结实,现在还有单位在使用。我们还去了卢作孚经常去的报关行,那个台阶曾留下他的背影。房子是西式建筑,保存完好,现在是招商局的办公地。
  

       到了宜昌长江边的码头,这里曾经是中国抗战史上的“敦刻尔刻大撤退”的地方。抗战初期,天上寇机轰炸,大量难民、物资云集宜昌等待水运入川。在这个民族危亡的时刻,卢作孚经过精密计算和科学论证,采用三段航行法,调动民生公司的所有力量,日夜不停,最大限度地发挥运输能力,奇迹般地将全部撤退人员、物资运进重庆,完成了这个看起来不能完成的任务。70年后,我在宜昌长江边九码头,试图寻找当年的痕迹,感受那场惊心动魄的“敦刻尔刻大撤退”激情,遗憾的是,这里竟然连一块大撤退的石碑都没有。朱复胜告诉我,宜昌市政府已计划在这里建一个雕塑群,纪念那段不能忘记的历史。
  
                                  

(作者:傅国涌)

目录结构
    未添加目录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