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了新时代

把党的十九大精神全面落实在重庆大地上

欢迎您访问重庆历史名人馆!
   

名人旧居

谒吴芳吉墓

2016-12-02 来源: 重庆晚报 阅读: 20

图片关键词

“白屋诗人”吴芳吉墓

 

       在江津白沙古镇,有一座奇异的黑石山,满山皆是千姿百态的黑石,著名的聚奎书院坐落在这里,书院旁边就是“白屋诗人”吴芳吉的坟墓。陪伴诗魂的是年轮逾百的老松树,清澈见底的小池塘,枝叶婆娑的绿竹林,迎风摇曳的七色花……

 

       黑色大理石墓碑上镶嵌着诗人英姿勃勃的头像,再看生卒年月:1896—1932,只有36年寿命,我不禁为他的早夭而惋惜!转而一想,世界上很多诗人都是英年早逝,匆匆陨落:和他差不多同岁的俄国著名诗人叶赛宁,寿命比吴芳吉还要短六年;素有“俄国文学之父”称誉的普希金,被法国流亡贵族丹特士的子弹射中时,也只有38岁;写出《夜莺颂》的英国诗人济慈走得更早,只活了26岁。但他们都是世界诗坛上耀眼的星辰,为人类文化做出了杰出贡献。

 

       吴芳吉在36年的生命途程中,怀揣一颗赤子之心,倾洒一路辛勤的汗水,写出了600多首优秀的诗篇,在中国现代文学史上占据了一席之地。他生前在长沙教书期间,诗作偶尔被毛泽东读到,给予“芳吉知春,芝兰其香”的赞语;他辞世后,于右任、冯玉祥、黄炎培等诸多名流缅怀哀悼,虽死犹荣。

 

       追溯吴芳吉的一生,也称得上轰轰烈烈,有声有色。他出生于一个清贫的农家,父亲温良敦厚,为他求学之便,将家迁至聚奎书院附近。母亲知书达理,从小给他讲《论语》,教他读《诗经》……在他幼小的心田里,撒播了智慧的种子;在他成长的始初,开启了灵思的闸门。用他自己后来总结的话说:“余每自喜,生长中国,侧闻孔道,不知前生如何修结,又值世界交通,生命扩大,自梵天史诗,波斯神颂,古如希腊诸哲之叙述,近如美洲九子之咏歌……或直接或重译,胥得一一而尽读之。俾佘得以周知人类感情之变,藉探世界文化之根。”

 

       有一位大作家说过,童年的苦难是人生宝贵的财富。芳吉10岁那年,父亲被人诬陷入狱,小小年纪的他,不畏豪强,自撰一纸诉状,从江津走到府城重庆,费尽一番周折,救出了蒙冤的父亲。13岁那年,他在一篇题为《读外交失败书后》的作文里,慷慨陈词,声讨了卖国求荣的封建王朝,鞭挞了帝国主义侵略蚕食中国的罪恶行径,为处于水深火热中的社稷民生发出了“我欲泣之”的悲愤呼声!芳吉的恩师、革命志士萧湘,对这篇充满激情,文笔遒劲的作文写下了400多字的评语,结尾处如是说:“以诗论文,有李太白之豪放,兼杜子美的谨严。何物神童,文心狡狯乃尔,咄咄怪才!”

 

       萧湘慧眼识才,发现了芳吉这个“神童”,而“神童”不负众望,一举通过省里预考和京师复试,进入了清华留美预备学校学习。在当时的社会背景下,一个农家孩子由国家选送出国“留洋”,其荣耀远胜于金榜题名,状元及第,整个江津都被轰动了!

 

       然而,考进清华留美预校,并非“好风频借力,送我上青天”那般一帆风顺,而是面临着更大的考验。谁能料到,入读清华不久的吴芳吉,就会遇到两位同学因抗拒美籍教师的欺辱而被开除之事!出于义愤,他站出来鸣不平,竟受到校方的威胁,除非吴芳吉写出“悔过书”,否则,也要开除他的学籍。生性耿直的吴芳吉认为自己“无过可悔”,拒绝写“悔过书”。

 

       “无过可悔”,简单的四个字,却有千金重的分量!吴芳吉当时不满二十岁,却表现出了一个大丈夫应有的气节!就这样,保持着一身清白和民族尊严,吴芳吉愤然离开了清华学堂,“神童”从云端落到地面。后来,他在回忆这段经历时写道:“癸丑之夏,余以义愤之故,忤清华当局,时余虽囊箧萧然,踯躅孤身不顾,遂归蜀。乞行至宜昌,困顿艰苦,数月之久,阻不能前。凄清逆旅,落寞身世,触景伤怀,悲愤不能自已。”

 

       就在漂泊无定的旅途中,他目睹了军阀混战,民不聊生的现实,遇到了点拨迷津,慷慨解囊的高人,也阅读了《鲁滨逊漂流记》等名著,使他从中吸取了精神营养,更加坚定了人生信念,获得了战胜困难的力量。

 

       正因为有这段人生磨难垫底,他的心才会始终装着劳苦大众,他的笔才会写出“三日不书民疾苦,文章辜负苍生多”的铿锵诗句;强烈谴责军阀横行霸道,草菅人命的《两父女》;深情赞美蔡锷将军的历史功绩,盼望护国良将的《护国岩词》;还有饱含忧患意识和乐观精神的九首《忧患词》……

 

       特别值得一提的是,堪与乐府诗《孔雀东南飞》相媲美的叙事诗《婉容词》。这首千言长诗,以真挚哀婉的感情,朴实优美的文字,讲述了一个女性的婚姻悲剧:美丽善良的少女婉容,由媒人撮合,嫁给了家境一般的“某生”,也算是郎才女貌的“一对璧人”。为了支持丈夫出国留学,婉容不惜典当陪嫁的钗钿首饰,给他做路费。然而,六年后,“在欧洲进了两个大学,在美洲得了一重博士”的“某生”,早已将苦苦等待他的妻子抛到九霄云外,欲用一千元美金做为“青春损失费”,换取所谓的“自由”,和他的新欢另结“良缘”。纯洁无辜的婉容哪能容得下如此奇耻大辱!她以柔弱的生命为代价,控诉了丈夫的无情,抗议了社会的不公!江边一声“砰磅,浪喷花”,带给读者几多痛惜,几多深思!

 

       长眠在黑石山的吴芳吉也许不会想到,50年后,《婉容词》在《星星诗刊》等刊物重新发表,引得读者争相传阅;他的《白屋诗选》、《吴芳吉集》也相继出版;2007年,重庆市评定吴芳吉为历史名人;2009年,江津吴芳吉研究会正式成立。“白屋诗人”吴芳吉的名字,将永远镌刻在重庆这座历史文化名城的丰碑上,与星辰同辉,和大地共存。

 

(作者:邢秀玲)

目录结构
    未添加目录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