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主题教育

欢迎您访问重庆历史名人馆!
   

名家名作

“雾季公演”时期的名人名剧欣赏(一):曹禺和话剧《家》

2016-12-30 来源: 重庆历史名人馆 阅读: 212

       1937年,抗日战争爆发,重庆作为战时陪都,具有举足轻重的地位。为彻底击垮中国人民的抗日意志,日本侵略者对重庆进行了疯狂的轰炸。但每年10月至次年5月是重庆的雾季,浓雾遮掩,日机无法轰炸。此时,在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指引下,在中共中央南方局和周恩来同志的领导下,重庆的进步戏剧工作者从1941年10月起,有意识的将雾季作为话剧公演的季节,一直延续到1945年,共进行了4季,公演大型话剧103个,独幕剧7个,开创了中国话剧史上的一个黄金时代,俗称“雾季公演”。

       本期为大家介绍“雾季公演”时期的名人名剧之曹禺和话剧《家》。

 

 

       中国戏剧大师曹禺,他戏剧创作的黄金时代,是在抗战时期重庆的几年间。

       1938年2月,曹禺乘船沿长江逆水而上,和国立戏剧专科学校的师生们一起沿途宣传抗日到了重庆,这一年,他28岁。年底,为了纪念中国第一届戏剧节,他和宋之的(著名剧作家)合作改编《全民总动员》(又叫《黑字二十八》),旨在动员全民抗战,反对汉奸、败类。1939年、1940年,曹禺又先后创作了话剧《蜕变》和《北京人》,两剧都在重庆首演。《蜕变》揭露了抗战中国民政府的腐败,希望变革,被洪深(著名导演、剧作家)称为是“十部必须阅读的抗战剧本之一”。而《北京人》则被周恩来评价为是一部反封建的力作,是曹禺创作上的突破。

 

图片关键词

青年时期的曹禺

 

       1942年夏,在重庆酷热难耐的日子里,曹禺在唐家沱一艘泊岸待修的旧轮船上,打着赤膊改编了巴金的《家》。在此之前,巴金曾专程去四川江安(曹禺任职的国立剧专所在地)与曹禺相聚了6天,他们彻夜畅谈,从《雷雨》谈到《蜕变》……就是那时,曹禺提出了要亲自改编《家》的剧本。曹禺认为自己对剧中觉新、瑞珏和梅表姐三人要熟悉些,改编剧本就从觉新、瑞珏的新婚之夜写起,着重写封建制度给这对夫妇和梅表姐带来的深重灾难。曹禺一再向巴金说,他没有忠实原著,但是巴金却认同这个《家》。在这部戏里所洋溢着的青春的气息和爱情的芬芳,让人联想到莎士比亚的《罗密欧与朱丽叶》,他也像莎翁一样,把一部悲剧写得如此具有浪漫的情调。

       1943年,恰逢巴金的《家》出版10周年。曹禺此时推出新作话剧《家》,自然得到了各大剧团的亲睐。最后,中国艺术剧社获得了该剧的首演权。剧中觉新由“话剧皇帝”金山饰演,瑞珏则由有着话剧界“四大名旦”美称的张瑞芳饰演,据说这个角色就是曹禺为她量身打造的。

       1943年4月,《家》在道门口银社剧场演出。巴金的《家》写得好,曹禺改编的《家》更具舞台魅力。第一幕,戏一层一层地展开,到了夜半洞房,觉新和瑞珏的独白,窗外的湖光山影,梅花朵朵,杜鹃声声……诗一样的境界,让观众有身临其境之感,终身难忘。据说,有人竟然连看了十余场这出话剧,越看越想看。《家》在重庆共演出86场,近9万名观众,场次和观众都创下了重庆抗战时期剧场演出的最高纪录。当时,重庆总人口约94万,也就是说,有十分之一的市民都看了《家》的演出,因此便有了“轰动重庆第一《家》”之说。

 

图片关键词

《家》的剧照,左:张瑞芳,右:金山

 

       当然,《家》所产生的精神力量也是难以估计的。剧中,封建势力给三位青年男女的迫害,使人们深深感到不推翻封建势力,就谈不上人生的幸福与自由。然而,日本帝国主义的屠杀和抢掠,比封建势力来得更直接、凶残。《家》鼓舞着千千万万的人民,为争取自由民主和幸福,投身到抗日救亡斗争中去。

       1945年重庆谈判期间,毛泽东特意在上清寺会见文化界的朋友们。在这次会见中,毛泽东紧紧握着曹禺的手,勉励他多为人民写出好剧本,并且语重心长地对曹禺说:“足下春秋鼎盛,好自为之。”

 

目录结构
    未添加目录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