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主题教育

欢迎您访问重庆历史名人馆!
   

名家名作

“雾季公演”时期的名人名剧欣赏(三):郭沫若和话剧《屈原》

2017-02-10 来源: 重庆历史名人馆 阅读: 192

       1937年,抗日战争爆发,重庆作为战时陪都,具有举足轻重的地位。为彻底击垮中国人民的抗日意志,日本侵略者对重庆进行了疯狂的轰炸。但每年10月至次年5月是重庆的雾季,浓雾遮掩,日机无法轰炸。此时,在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指引下,在中共中央南方局和周恩来同志的领导下,重庆的进步戏剧工作者从1941年10月起,有意识的将雾季作为话剧公演的季节,一直延续到1945年,共进行了4季,公演大型话剧103个,独幕剧7个,开创了中国话剧史上的一个黄金时代,俗称“雾季公演”。

       本期为大家介绍“雾季公演”时期的名人名剧之郭沫若和话剧《屈原》。

 

图片关键词

郭沫若

 

       郭沫若是中国现代史上一位卓越超群的文化伟人,在文学、历史学、古文字学等广阔的学术领域里留下了丰厚遗产,影响深远。

       1938年12月,郭沫若来到重庆,先后担任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政治部第三厅厅长、文化工作委员会主任,领导陪都文化界人士积极开展抗日宣传工作。从1938年到1946年,寓居重庆的这8年,是郭沫若革命与创作生涯最重要也是最辉煌的时期。他以充沛的激情、深厚的文学功力,在繁忙的工作之余,创作了《棠棣之花》《屈原》《虎符》《高渐离》《孔雀胆》《南冠草》这6部历史话剧,成为中国现代话剧的经典。其中,以话剧《屈原》影响最大。

 

图片关键词

郭沫若在重庆渝中区天官府寓所书房,他就是在这间书房里写下了《屈原》等大量作品。

 

       1941年的中国,大片国土沦丧在日本帝国主义手中。此时,国民政府用重兵封锁着延安八路军,又发动了震惊中外的“皖南事变”,直接破坏了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皖南事变”的消息传出后,郭沫若便以“主张集合,反对分裂”为主题,重写《棠棣之花》剧本,2个月内连演四五十场,在大后方燃起了第一支火把。周恩来抓住这一大好机会,鼓励郭沫若说:“现实生活的话剧很难通过,我们可以演出历史剧,用历史来向人们展示现实,这也是一条很好的斗争新思路嘛。”周恩来的话提醒了郭沫若,他决定以历史剧为武器,不间断地向黑暗现实展开进攻,并开始筹划将1920年写下的讴歌屈原的诗歌《湘累》编写成大型话剧,把对现实的愤怒复活到屈原的时代。

       1942年1月2日晚,郭沫若开始动笔写《屈原》了。这段时间,他感到自己的头脑特别清醒,每每提笔,总是文思泉涌,情思敏捷。他一边创作,一边把写好的稿子送到文化工作委员会去刻蜡纸油印,但刻蜡纸的速度还赶不上他写作的速度。从2日晚上到11日晚上,这个剧本只花了10天时间就创作完成了。这10天中,郭沫若每天都有繁忙的工作、会务、社交活动,还做了4次公开演讲。难以想象,他每天是怎样抽时间挤时间来进行创作的。

       《屈原》完稿后的几天里,郭沫若常常兴奋地自言自语,完全陶醉在创作成功的喜悦里。不管是在家中,还是在办公室,只要有朋友来,他就拉着人家听他朗读剧本。一次,周恩来专程来到郭沫若家中,郭沫若用了4个小时,把剧本完整地念给他听。当朗诵到剧情高潮《雷电颂》一段时,他自己似乎已变成了被楚怀王囚禁的屈原,声音高亢激越,用他那四川普通话狂呼着:“炸裂呀,我的身体!炸裂呀,宇宙……”周恩来也十分感动,说:“屈原并没有写过这样的诗词,也不可能写出来。这是借屈原的口说出大家的愤怒,表达蒋管区广大人民的愤怒之情,是对国民党压迫人民的控诉,好得很!”

       1942年1月24日2月27日,国民党中央机关报《中央日报》副刊连载了《屈原》的剧本。没多久,国民党中央宣传部副部长潘公展便看出了郭沫若的春秋笔法,大发雷霆地说:“怎么搞的,我们的报纸竟然登起骂我们的文章。”但木已成舟,他只得把报社的副刊编辑孙伏园给撤职了。

       3月初,话剧《屈原》便开始正式排练了。周恩来十分重视这部剧,指定阳翰笙为幕后负责人,并要求他和郭沫若选择最好的演员来参与演出。可以说,《屈原》从剧本创作到演出剧团和角色的选定,都是在周恩来的关怀和指导下进行的。最终,《屈原》由民间剧团中华剧艺社来承演,著名导演陈鲤庭执导,剧中屈原由“话剧皇帝”金山饰演,女主角南后和婵娟分别由“四大名旦”中的白杨和张瑞芳饰演,楚怀王由顾而已饰演。其余角色也都由中华剧艺社、中国万岁剧团、中电剧团的优秀演员担任。

 

图片关键词

郭沫若(中)与《屈原》的演员合影

 

       4月2日,《新华日报》头版刊登了这样一则广告:五幕历史剧《屈原》,明日在国泰公演。中华剧艺社空前贡献,郭沫若先生空前杰作,重庆话剧界空前演出,全国第一的空前阵容,音乐与戏剧的空前试验。这五个“空前”,让《屈原》以先声夺人之势震撼山城。

       4月3日,《屈原》在柴家巷(今重庆市渝中区邹容路)的国泰大戏院首演。据说,当晚的重庆正值暴风雨前夜,舞台上的朗诵声应和着剧场外的雷鸣声,轰动和震惊了整个山城。《屈原》犹如冲破阴霾的生命之火,启示着人们对周围政治环境的醒悟。一时间,人们都沉浸在这种情绪和氛围中,无论是马路上、嘉陵江边、车站、码头,或是大学校园,时常可以听到人们高呼着剧中《雷电颂》的台词: “炸裂呀,我的身体!炸裂呀,宇宙!让那赤条条的火滚动起来,像这风一样,像那海一样,滚动起来,把一切的有形,一切的污秽,烧毁了吧!烧毁了吧!把这包含着一切罪恶的黑暗烧毁了吧!”

 

图片关键词

《屈原》中《雷电颂》一场,金山饰演屈原。

 

       然而,国民党当局很快嗅到了《屈原》隐含的政治意味。这边,话剧正在国泰如火如荼地上演,热闹非凡;那边,潘公展等人几次三番地企图阻挠、叫停《屈原》的排演,甚至威胁要砸烂国泰大戏院。然而,那时正值太平洋战争之后,中国成为英美同盟国,蒋介石为了争取更多的国外援助,不得不做出一点“民主”的样子,这也给《屈原》在夹缝中生存下来的机会。

       截止4月20日,《屈原》首轮演出连续进行了17天。这期间,演出场场客满,观众达30万人次,不少人为了买到第二天的票,半夜就带着椅子守在剧场门口,成都、贵阳、桂林等地也有人专程赶来看戏。此外,舆论媒体也高度赞扬《屈原》,当时中央社曾发文称:“上座之佳空前未有”“此剧集剧坛之精英,经多日筹备,惨淡经营,耗资数万……古色古香,堪称绝唱。”

       《屈原》的成功演出,将“雾季公演”推向了高潮。4月26日,周恩来为给《屈原》庆功,在天官府七号举行了一次宴会。会上,周恩来对这场斗争做了重要讲话:“在连续不断的反共高潮中,我们钻了国民党反动派一个空子,在戏剧舞台上打开了一个缺口。在这场斗争中,郭沫若同志立了大功。”

       新中国成立后,1953年,为纪念世界文化名人屈原逝世2230周年,中国青年艺术剧院再次演出了《屈原》,仍请陈鲤庭担任导演。此后几十年间,由于特殊的政治环境,中国舞台上再未演出《屈原》,直到80年代,才由中央戏剧学院演出,由最早的屈原扮演者金山任导演。而在国外,自1952年起,苏联、捷克斯洛伐克、罗马尼亚相继演出过《屈原》,特别是日本曾三度演出《屈原》,累计500余场,深受日本人民的喜爱和欢迎。

目录结构
    未添加目录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