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主题教育

欢迎您访问重庆历史名人馆!
   

名人春秋

重庆历史名人廉政故事(六):廉洁奉公周恩来

2017-09-23 来源: 重庆历史名人馆 阅读: 1682

       为深入学习贯彻习近平总书记反腐倡廉战略思想,倡导廉洁从政之风,我馆网站推出“重庆历史名人廉政故事”专题,深入挖掘重庆历史名人先进事迹中蕴含的廉政文化,弘扬中华民族崇廉尚廉、向善向上的传统优良作风。

       本期为大家介绍周恩来的廉政事迹。

 

图片关键词

周恩来

 

       周恩来(1898—1976),字翔宇,曾用名伍豪等,原籍浙江绍兴,生于江苏淮安。伟大的马克思列宁主义者,中国无产阶级革命家、政治家、军事家、外交家,中国共产党和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主要领导人之一,中国人民解放军主要创建人之一。作为以毛泽东同志为核心的党的第一代中央领导集体的重要成员,周恩来的卓著功勋、崇高品德、光辉人格,深深铭记在全国各族人民心中,在国际上也享有很高威望。

       周恩来曾在《怎样做一个好的领导者》一文中指出,领导者要“反对一切实际工作中的机会主义以及退化或腐化思想”“领导者自己要起模范作用”,他是这样讲的,也是这样做的。周恩来的一生,不论是在革命战争时期,还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担任政府总理的27年间,始终保持着艰苦朴素,廉洁为政,克己奉公,为开党和国家清廉之风率先垂范,有口皆碑,广为传颂。

       革命战争年代,生活艰难,物资匮乏,周恩来的衣服、鞋子旧了破了,从来都是自己动手修补后再穿。他不愿去领新鞋、新衣,因为他认为,应该把新鞋、新衣留给急需的前线战士们。

 

图片关键词

周恩来与毛泽东等在延安

 

       1938年,中共在武汉召开接见外国记者的招待会。警卫员本想为周恩来买一套新的中山装出席活动,却被他婉言拒绝。他说:“一是经济条件不够,二是不能跟外国比,再说,毛主席、朱总司令不都是穿着旧军服接见外国人吗?我就穿这身衣服去接见他们,不会叫人瞧不起的。何况我们不是靠穿戴得漂亮叫人敬仰,而是要拿出抗日救国的实际行动和切实可行的办法来。只要我们立场坚定,诚恳待人,他们就不敢轻视!”果然,活动当日,周恩来通过自己的言谈举止给来访记者留下了深刻印象,一名美国记者评论说:“万万没想到,他穿的竟是一件打了补丁的旧衣服——当然,破衣服并不妨碍他将成为中国一代英雄人物。”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周恩来担任国家总理。在国务院会议厅入口处,放置着一块镌刻着“艰苦朴素”四个大字的木屏风,这是国务院工作的指导思想,也是总理本人身体力行工作作风的写照。

       当时,有人提出要修政府大厦,周恩来说:“我们一定要执行毛主席勤俭建国的指示,在我任总理期间,决不修政府大厦。”他反对各地建楼堂馆所,要求国务院要带头艰苦奋斗,勤俭建国,树一代共产党人的新风。困难时期,国务院开会都不上茶,在一个大盘子中放着一小包一小包的茶叶和烟,上面都标着价,谁用谁付钱。

       周恩来所住的西花厅的房屋,窗户裂着大缝,冬天工作人员只好用报纸把窗户缝糊起来,地面又潮湿,铺的是大块方砖,有关方面几次要给他修房子,都被他拒绝了。有一次,趁他外出工作,把房子简单地维修了一下。他回京后,在全体国务委员会议上,做了多次严肃的自我批评,检讨自己没有把好关,承担了全部责任。后来部长们说:“总理,你别再检讨了,再检讨,我们都要落泪了。”周恩来说:“我做检查是应该的。我最不安的是,我的房子修了,带了头了,这是个很坏的头。副总理、部长们的房子修不修?我心中不安。”其实,他的住房设施非常简单,办公室连个沙发也没有,还是他检查出癌症后,毛主席送给他一个特别的单人沙发。他的笔筒就是个普通玻璃杯。他日夜批阅文件,连个台灯也不让买,还是中南海的工人用铁棒、铁皮给他制作了一个。西花厅有养鱼池、水榭,但是周恩来生前没有让放过水,他说浪费。他之所以终生艰苦奋斗,是因为他参加革命不是为了追求个人的荣华富贵和高官厚禄,而是把为最大多数人谋取最大利益作为人生追求的目标和衡量人生价值的标准。

 

图片关键词

50年代初,周恩来与邓颖超在中南海西花厅

 

       1963年,周恩来曾对国务院各部委的领导同志讲,领导干部要过生活关,“生活关分两种:物质生活和精神生活。物质生活方面,我们领导干部应该知足常乐,要觉得自己的物质待遇够了,甚至过了,觉得少一点好,人家分给我们的多了就应该居之不安。要使艰苦朴素成为我们的美德。这样,我们就会心情舒畅,才能在个人身上节约,给集体增加福利,为国家增加积累,才能把我们的国家更快地建设成为一个社会主义强国。精神生活方面,我们应该把整个身心放在共产主义事业上,以人民的疾苦为忧,以世界的前途为念。这样,我们的政治责任感就会加强,精神境界就会高尚。”这些教诲,在今天听起来也是有很强的现实针对性的。

       周恩来个人生活俭朴得惊人。他在法国勤工俭学时穿过的一件旧西服,收藏了40多年后,已窄得穿不下了,他还不愿丢弃,解放后交给裁缝想方设法拼凑改制成一件中山装继续穿。一套1950年买的睡衣,已是补丁挨补丁,白底蓝格的绒布已磨得成了无绒无格的白布了,他依然舍不得丢掉,一直穿到逝世的时候。一条用了20多年的浴巾,上边补了14块补丁,也舍不得扔掉,直到晚年住院时还当枕巾垫在头下。抗日战争时使用的一床被子,1962年博物馆征集文物时,周恩来仍在使用。

       周恩来在穿衣上十分节俭,在饮食上更是如此。早在中央苏区时,他和大家一起吃“梢子饭”(即用一种野生植物的种籽“梢子”代替一部分粮食,食用时,先用水淘洗干净,和红米一同放在小竹笼里蒸熟来吃)。出去开会吃饭时,他也要了解自己桌子上的饭菜是否与其他同志的一样,不容许专门为他开小灶。在重庆主持南方局工作期间,周恩来十分操劳,身形消瘦,同志们心疼,吃饭时特意为他炒了个榨菜,他便马上提意见说:“我们在后方没有理由要求更多的享受。”

 

图片关键词

抗战时期,周恩来在重庆。

 

图片关键词

1940年9月,周恩来和邓颖超在八路军驻重庆办事处楼前留影。

 

       上世纪60年代初三年经济困难时期,国家的粮油副食品十分紧缺,周恩来强调领导干部和群众一起共度难关,自己身先士卒,身体力行。他家里不吃肉,不吃蛋,就是工作人员买了回来,他也执意不要,而是分给其他同志。作为总理,他经常要到各地视察,了解情况,为避免各地对他特殊的招待,他列出了一份禁吃食品的菜单,其中包括鸡、鱼、肉、蛋、木耳、海米等70多种,而且规定每餐的伙食标准不得超过5角钱。服务员怕周恩来的身体吃不消,特意给他做过炸油条、炸黄豆,周恩来严肃地批评说:“我们的国家还很穷,要精打细算,学会过日子,将来形势好了,仍然要勤俭节约……”

 

图片关键词

       1958年的11月26日,周恩来、贺龙陪外宾参观湖北应城红旗人民公社。图为周恩来和社员们共进午餐,饭菜只有简单的四菜一汤。周恩来还对社员们说:“今天能和衣食父母同桌进餐,心情怎能不激动呢!”

 

       周恩来向来严于律己,秉公办事,坚决反对搞特殊化。他出生在淮安,童年时代都是在淮安度过的,因此他对淮安怀有深厚的感情,但也从不因为淮安是他的家乡而给予额外的照顾。1962年,淮安遭受特大洪水,苏北大片农田被淹。江苏省政府给周恩来写信,请求支援。周恩来看完信后,心里沉甸甸的,要说调拨人力物力支援灾区是完全应该的,只要他一句话就可以了。但周恩来却说:“我家乡的事应由当地党政部门管,该怎么办由他们拿主意。”

       涉及到衣食住行等生活小事,周恩来也一律公私分明,在外吃饭、坐车等一定要按规定付钱。周恩来出外工作的日子很多,往往是工作到哪里,就在哪里简单用餐,这种工作餐周恩来从来都是自己如数付钱。一次,他在北京饭店接见完外宾后,早已过了晚饭时间,周恩来就在饭店吃了顿便饭。上车后,他问秘书饭钱结了没有,秘书这才发现临走时忘了。周恩来当即批评秘书说:“你赶快给我把钱送去。”还有一次,周恩来发现饭店少算了一份小菜钱,也马上让秘书去补上。

       周恩来到各省视察工作或开会也是如此。每次离开时,他一定要地方把应该由他付的费用全部算好,把钱和粮票付清,不给地方增加财政负担。针对有些领导干部带着老婆孩子到地方去,所有住宿伙食交通费用皆由地方负担的情况,周恩来在全国第三次交际接待工作会议上提出批评。他说:“今后无论哪个领导到省里去,吃住行等所有开支,地方一概不要负担,都要给本人出具帐单,由客人自付。这要形成一种制度。”

       1963年,周恩来到杭州治病。邓颖超为照顾周恩来,跟着到了杭州。她在杭州的住房和吃饭费用都是自己掏的钱。那一次,花费了他们好几年的工资积蓄。

       同样令人难以想象的是,周恩来的生活开支中还有“用车费”一项。周恩来一直坚持私人用车要自费,他不仅在去公园、到饭店理发等纯粹的私事用车上坚持交费,而且把到民主人士家中拜访,去宾馆饭店看望外国朋友等这类在很大程度上应算是公事的用车,也都算作私人用车。每次在周恩来看来是私人用车后回来,他总不忘交待司机: “你给我记上帐,花了多少汽油钱,从我的工资中扣。”有时,司机觉得实在算不得私人用车,便不忍记帐,但周恩来记得很清楚,他常常查看自己的工资表,看是否已扣除了各种费用,包括私人用车费,一旦发现少记了帐,有关人员就要挨批评。

 

图片关键词

晚年周恩来

 

       周总理不但不多占公家一分一毫,还把自己应得的报酬贡献给人民。周恩来夫妇的主要经济收入就是工资,周恩来每月404.80元,邓颖超每月342.70元。他们工资中有一项大的开支就是接济、帮助家庭生活困难的身边工作人员和亲属。周恩来身边的一个司机,家里生活困难,每逢过年过节,周恩来和邓颖超总要从工资中挤出一些钱给这位司机作补贴。还有一位工作人员家庭负担重,欠债170元,他自己的工资每月才40元,周恩来和邓颖超得知后,从自己工资中拿出170元,替这位同志还清了欠款。

 

       曾任周恩来和邓颖超秘书的高振普曾粗算了一下,周恩来和邓颖超自国家实行工资制的1958年到1976年1月周恩来去世,两人收入共计161442.00元,除了支出伙食费、房租费、订阅报纸费、生活用品等费用外,补助身边工作人员及有关同志共计10218.67元,补助亲属共计36645.54元。除按规定每月交的党费外,结余的钱也全交了党费,先后三次多交党费共14000元。这14000元,就是周恩来与邓颖超两人多年来除去各种开支后的工资结余,如果平均算起来,他们两个每月的工资结余就是几十元。

 

图片关键词

1975年1月,周恩来在第四届全国人大第一次会议上抱病作《政府工作报告》。

 

  周恩来去世后,联合国秘书长瓦尔德海姆说:“为了悼念周恩来,联合国下半旗,原因有二:一是中国是一个文明古国,她的金银财宝多得不计其数,可她的总理周恩来没有一分钱的存款!二是中国有10亿人口,占世界人口的1/4,可是她的总理周恩来,没有一个孩子!”他是中国乃至世界的伟人,更是彻底的“无产者”,虽然连遗骨都没有留下,却在无数后人心中留下了永远效法的崇高榜样! 

目录结构
    未添加目录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