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了新时代

把党的十九大精神全面落实在重庆大地上

欢迎您访问重庆历史名人馆!
   

名人春秋

近现代名人的爱情往事(一):周恩来和邓颖超

2018-01-19 来源: 重庆历史名人馆 阅读: 290

       自古以来,爱情一直是一个美好而永恒的话题,它是人类生生不息的精神源泉,它给人们带来幸福和美好的感受。在我馆的近现代名人中,有几对人们耳熟能详的伉俪和情侣,他们的爱情之花开放在硝烟弥漫的动荡年代,经受着一场场战争和灾难的洗礼,执子之手,相濡以沫。在时代的洪流中,他们有的并肩迎来了祖国的新生,有的却双双牺牲在了革命斗争岁月……在新一年的情人节即将到来之际,让我们共同走近名人馆里这几对伉俪和情侣,一同来回顾他们的爱情往事。

       本期为大家讲述周恩来和邓颖超的爱情故事。               

       周恩来是中国共产党卓越的领导人,也是一位受到全世界尊敬的伟人,作为新中国的开路人,他的一生精彩而壮阔。当然,他也有柔情的一面,他和他的小超,历经半个多世纪的爱情传奇,给后人留下了一段段脍炙人口的佳话。

 

爱情誓言:“希望将来一同上断头台”

       周恩来和邓颖超是在1919年反帝反封建的“五四”运动中相识的。

       那时,周恩来是从日本留学归国的青年才俊,鸭舌帽、西装、白皮鞋,器宇轩昂,在天津学生界颇有名气。邓颖超在北洋直隶第一女子师范读书,是“女界爱国同志会”的讲演队长。第一次见面,是在周恩来的母校——天津南开学校的礼堂里,邓颖超正在台上演讲,她谈青年理想,谈家国抱负,慷慨激昂。下台后,周恩来主动上前攀谈。多年后,邓颖超曾回忆这次见面:“彼此都有印象,是很淡淡的。他生得那样漂亮,我又不大好看,没往那方面想。”

       后来,因为排演话剧,他们又见过几次面。周恩来年长邓颖超6岁,有过话剧表演经验的他来指导女孩子们的演出,邓颖超穿长袍马褂、戴礼帽,扮演男新闻记者的风采给周恩来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一年后,周恩来赴法国勤工俭学,邓颖超则到北京师大附小当了教员。虽然相隔万里,但因同是天津学生爱国组织——觉悟社的成员,他们之间一直保持着通信联系。觉悟社的社友们经常能收到周恩来从法国寄回的信件和画片,这其中,要数邓颖超收到得最多、最频繁。二人鸿雁传书,谈革命、聊人生、讲自由,通过250多封书信。每一封信,都是一场思想的碰撞,灵魂的共鸣,他们的感情就这样萌发并成长,终于定情。

       那是1923年,邓颖超收到周恩来从法国寄来的一张明信片。在这张印有李卜克内西和卢森堡画像的明信片上,周恩来写着:“希望我们两个人将来,也像他们两个人一样,一同上断头台。”此刻,邓颖超终于读懂了周恩来的深情,她明白这是在向自己表白,这确实是完全不同于常人的无产阶级革命者的爱情誓言。

 

图片关键词

1925年8月8日,周恩来、邓颖超结婚照

 

       1925年,在周恩来从法国回国的一年以后,二人在广东结婚了。结婚时,周恩来在黄埔军校担任政治部主任,夫妇二人就请了同事们一起吃饭,张治中、何应钦、邓演达、陈赓等都来了。席间,张治中要邓颖超介绍恋爱经过,邓颖超曾回忆说:“因为我个子矮,他们还让我站在板凳上,当时恩来特别担心,怕我应付不了。其实,我什么也不怕,站在板凳上把我和恩来相识、相爱的经过从头到尾讲了一遍,还把恩来写在明信片上的一首诗背了出来。”讲完后,邓颖超得到了热烈的掌声,张治中连声夸奖:“周夫人,名不虚传!和周主任一样都是极其出色的演说家。”而邓颖超毫不客气地说:“什么周夫人,我有名字,邓颖超!”所以后来大家也不再喊他为“周夫人”了。

 

红岩村里的“双乐天”

       如果有人说,周恩来和邓颖超这对伉俪的婚姻中存在着一丝缺憾的话,那大概便是没有孩子了。实际上,二人婚后也曾有机会为人父母的,但都遗憾错失了。

       结婚的第二天,这对新婚夫妇就分别踏上了新的革命征程,聚少离多。不久,邓颖超经历了第一次怀孕,因正逢大革命,一心扑在革命工作上的邓颖超竟瞒着周恩来打掉了孩子。

       邓颖超第二次怀孕,正值1927年蒋介石发动叛变的白色恐怖期间。此时即将临盆的邓颖超在广州难产,因为孩子体重超标,使用产钳后不幸夭折。为逃避敌人的抓捕,邓颖超过于紧张疲劳,没能好好休息,从此再也不能怀孕了。

       周恩来和邓颖超为了革命永远失去了做父母的机会,但二人都很喜欢孩子,几十年间,他们收养、照顾了很多中共革命烈士的子女。在和孩子们一起的时候,他们也天真得象孩子。

       抗日战争时期,周恩来与邓颖超有相当长一段时间是在重庆红岩村的八路军办事处度过的。在国统区开展工作,环境艰苦、险恶。1941 年皖南事变后,受反共高潮的影响,大家随时准备着被捕和牺牲。那时,办事处的生活很艰苦,周恩来和邓颖超跟大家一样,每月伙食费只有十元钱,每天照例三钱油,五钱盐。有时周恩来每天只能睡两三小时,过度疲劳,加上营养不良,消瘦得很厉害。邓颖超非常担心周恩来的健康,可是她从来不为他,更不为自己提出任何一点点非分的要求。在严峻的斗争形势面前,如果说周恩来和邓颖超还有一点点乐趣的话,那便是和“小乐天”一起相处的点滴时光了。

 

图片关键词

抗战时期,周恩来、邓颖超在红岩村留影。

       “小乐天”是在红岩村工作的荣高棠和管平夫妇的儿子,当时一岁半,可爱、机灵,又很爱笑,同志们都很喜欢他。尤其是周恩来和邓颖超更喜欢这个孩子。邓颖超给他起了个昵称叫“小乐天”,她则自称“大乐天”,“小乐天”管邓大姐叫“大乐妈”,叫周恩来“大乐爸”。

       每当邓大姐沿着山石小路走向办事处的楼房时,“小乐天”总是在石阶上一边喊“大乐妈”,一边蹒跚地跑过来,邓大姐便一下子把他抱在怀里。有一次,这样温馨的场面让童小鹏给抓拍下来。照片洗出来后,同志们高兴地称之为“双乐天图”。周恩来拿着照片左看右看,爱不释手,照片中的妻子笑得那样温柔那样动人,他兴之所至写了一首《题双乐天图》诗:大乐天抱小乐天,嘻嘻哈哈乐一天;一天不见小乐天,一天急煞大乐天。落款“赛乐天书”。

 

图片关键词

“双乐天”图

 

       诗中的“大乐天”说的是邓颖超,“小乐天”就是荣高棠和管平夫妇的儿子,而周恩来则自称为“赛乐天”。他把对妻子的爱写进了诗里,快乐着妻子的快乐。

       此后,时常在饭后,邓颖超对小乐天说:“去,找你‘大乐爸’去玩!”于是,小乐天便爬到周恩来身上,搂着抱着,又是说又是闹,一会把“大乐爸”嘴里的牙签拔出来,一会又给“大乐爸”出个什么洋相,逗得“大乐爸”笑得前仰后合。周恩来也乐于跟孩子玩耍,除了小乐天,还有方卓芬的孩子,徐克立的孩子,其他同志的孩子,都是他的“好朋友”。他有时给孩子们讲故事,说笑话,完全忘记了疲劳。邓颖超看这办法还能为周恩来调剂精神,就有意给他安排这个“节目”解压。

       周恩来和邓颖超可真是红岩村的“双乐天”!虽然身居龙潭虎穴,却在困境中感受着彼此的深爱!虽然一生没有子嗣,却用彼此的理解与温柔在艰难岁月里相互扶持,这样的感情,像陈酿,历久弥香。正像邓颖超曾说过的:“经过几十年的战斗,结成这样一种战友的、伴侣的、相爱始终的、共同生活的夫妇。把我们的相爱溶化在人民中间,溶化在同志之间,溶化在朋友之间,溶化在青年儿童一代。因此,我们的爱情生活不是简单的,不是为爱情而爱情,我们的爱情是深长的,是永恒的。”

目录结构
    未添加目录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