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了新时代

把党的十九大精神全面落实在重庆大地上

欢迎您访问重庆历史名人馆!
   

名人春秋

近现代名人的爱情往事(三):彭咏梧和江竹筠

2018-02-08 来源: 重庆历史名人馆 阅读: 41

       自古以来,爱情一直是一个美好而永恒的话题,它是人类生生不息的精神源泉,它给人们带来幸福和美好的感受。在我馆的近现代名人中,有几对人们耳熟能详的伉俪和情侣,他们的爱情之花开放在硝烟弥漫的动荡年代,经受着一场场战争和灾难的洗礼,执子之手,相濡以沫。在时代的洪流中,他们有的并肩迎来了祖国的新生,有的却双双牺牲在了革命斗争岁月……在新一年的情人节即将到来之际,让我们共同走近名人馆里这几对伉俪和情侣,一同来回顾他们的爱情往事。

       本期为大家讲述彭咏梧和“江姐”江竹筠的爱情故事。

 

       在众多的“红岩”英雄中,“江姐”这个名字几乎家喻户晓,但关于她的感情生活,许多人就不太了解了。在名人馆的展厅中,“江姐”的塑像身穿旗袍,目光深邃、眺望远方,在她对面,丈夫彭咏梧的塑像就立在那里,夫妻二人在这里永远“团聚”。

   图片关键词 图片关键词

重庆历史名人馆内的江竹筠、彭咏梧塑像

       白色恐怖下 组织安排的婚姻

       “江姐”原名江竹筠,四川自贡人。她和彭咏梧相识之前,曾经有过一次相亲的经历。那是在1941年夏,刚从学校毕业的江竹筠被川东特委指派担任新市区区委委员,时年21岁。在纷繁复杂的地下工作过程中,有一位姓尤的小伙子爱上了江竹筠。在相亲过程中,心思细腻的江竹筠处处观察小尤,见完面后还托好友暗中跟着他。不跟不知道,原来,这个小尤竟然在军统机关出出入入,是个特务!江竹筠便坚持回绝了小尤。

       就在这年秋天,彭咏梧来到了白色恐怖中的重庆,担任重庆市委第一委员,全面主持重庆地下党的工作。彭咏梧比江竹筠大5岁,在老家云阳已经与谭正伦结婚,有个儿子。他这次受命到重庆,本来是要带妻儿一起的,但临行前儿子生病,谭正伦一时无法成行。没过多久,党组织考虑到重庆的危险形势,要求彭咏梧断绝与下川东的一切联系,从此,彭咏梧的妻儿便音讯全无了。

       1943年底,组织上出于安全考虑,要彭咏梧在重庆安个家做掩护,并给他安排了一位“妻子”兼助手。这位“妻子”,便是组织精心挑选的、有着丰富地下斗争经验的女同志——江竹筠。

从假夫妻到真伴侣

       江竹筠和彭咏梧的新家就安在重庆市机房街。江竹筠化身为“彭太太”与人周旋,二人互相掩护,表演自如。在这种共同生活、共同战斗、共同历险的经历中,他们渐渐产生了深厚的革命感情。虽然天天相守在一起,但彭咏梧始终恪守着传统道义,江竹筠也一直克制着内心的情感,她还多次催促彭咏梧设法寻找谭正伦母子的下落。

       1944年春节期间,一个突发性的小事故,让这对“夫妻”短暂分离了。江竹筠在外出时发现有特务跟踪,只得撤离到成都。她考入四川大学,并成为了川大学生运动的幕后策划者。当时,她的组织关系依然留在重庆,对外的身份还是“彭太太”。

 

图片关键词

江竹筠就读四川大学时的入学登记表

       在重庆,少了“妻子”的掩护,彭咏梧的工作出现了不少麻烦。鉴于工作需要,中共中央南方局和重庆市委命令他,与江竹筠正式结婚。原来,江竹筠和彭咏梧这对假夫妻扮得太逼真,以至于彭咏梧若要解脱和她的“夫妻”身份就必须离开重庆,这无疑会对党在重庆的地下工作造成巨大损失!

       1945年暑假前,江竹筠得知了这个消息,内心涌上一阵说不出的惊喜和忧虑。能和老彭结婚,她一直觉得是奢望,而这件事情终于成真的时候,她又觉得难以对素未谋面的谭正伦交代。无论如何,为了她和老彭好不容易经营起的重庆地下党组织工作的顺利开展,二人接受了组织的安排。

       暑假过后,江竹筠再度回到四川大学读书时已经怀孕了。她挺着肚子四处奔波,组织参加学生运动。1946年4月,江竹筠难产被送进医院。当时,中共南方局刚刚建立新的重庆市委,彭咏梧担任市委委员及宣传部长,领导重庆市的学生运动,任务越发艰巨。直至江竹筠分娩,彭咏梧都没能来到妻子身边。在医院里,江竹筠毅然作出剖腹和绝育的决定,一心想着今后要以更充沛的精力投身到艰苦的革命斗争中去。当彭咏梧完成工作赶到成都去看望妻儿时,不禁对这个外表柔弱却内心坚强的女人钦佩不已。

 

图片关键词

彭咏梧、江竹筠一家三口唯一的一张照片

 

       不久,国民党发动全面内战,重庆的形势更加严峻,江竹筠便辍学回到了彭咏梧身边共同战斗。她协助彭咏梧组织学生暴动,恢复重建了几所学校的地下党组织,帮助彭咏梧创办并领导了重庆市委机关报《挺进报》,在我党历史上留下了鲜为人知的一笔重彩。

 

       为了共同的信仰 抛下个人恩怨

       那段时间,彭咏梧的原配妻子谭正伦正托弟弟谭竹安在重庆打探彭咏梧的下落。一日,彭咏梧和谭竹安竟然在街头不期而遇了。谭竹安难以接受姐夫与他人另外结婚的事实,江竹筠便设法找到了他,并直率地表达了自己的心意:“我一直觉得对不起你姐姐,你姐夫在这件事上的愧疚之情比我还深。但这些全都是为了革命。如果革命胜利了,我们又都还活着,到时候我们才能考虑怎样处理这层关系。需要的话,我会把老彭还给你姐姐!竹安弟弟,我们互相谅解好吗?”最终,谭竹安也没有告诉姐姐姐夫的下落,还坚定的追随彭、江二人参加了革命。

       1947年10月,彭咏梧受命返回下川东组织武装暴动,江竹筠执意一同前往协助老彭。当时,他们的孩子彭云刚满周岁,必须找个可靠的人托付。想来想去,江竹筠大胆地提议,把孩子交给谭正伦!彭咏梧颇感意外,但江竹筠确信,善良大义的谭正伦在这危难之际一定会出手相助的。他们给谭正伦写了信,便匆匆赶赴下川东暴动第一线了,孩子暂托同志照看。

       在下川东,彭咏梧和江竹筠来到暴动中心奉节县青莲乡,走村串寨,发动群众,成立了川东游击纵队,彭咏梧任政委。1948年元旦刚过,彭咏梧组织确定了暴动实施计划,并派江竹筠潜回重庆汇报工作。谁也没想到,这次分开,竟成了永别。

       回重庆不久,江竹筠便听说了暴动失败、彭咏梧牺牲的消息,听说了敌人把他的头颅砍下来挂在奉节竹园坪城楼上示众的噩耗,江竹筠悲痛欲绝。但她谢绝了组织的照顾,坚决地说:“老彭牺牲了,下川东这条线的各种关系就只有我最熟悉了……我应该在老彭倒下的地方继续战斗,完成他未竟的事业!”她毅然再次告别了儿子,只身奔赴万县。

       不久,江竹筠接到谭竹安的来信,得知谭正伦真的来了重庆,帮助她抚养彭云。江竹筠是那么激动,对这位素未谋面的姐姐更加信任和敬重!她写信给谭正伦,称她是自己“不能忘怀的人物。”在共同的信仰面前,大家抛下了个人恩怨,这是多么难能可贵!从此,江竹筠少了一份对孩子的牵挂,全身心的开展下川东的革命工作……

图片关键词

江竹筠的遗书,由出狱难友曾紫霞带出。

       1948年6月14日,由于叛徒的出卖,江竹筠在重庆被捕,关押在渣滓洞监狱中,惨遭酷刑的折磨。而谭正伦则带着两个孩子四处躲避,机智地与特务周旋,躲过了一次又一次劫难,使敌人抓捕彭云、威胁江竹筠就范的阴谋没有得逞。江竹筠壮烈牺牲后,谭正伦便一直把两个孩子带在身边,尽心尽力地抚养烈士遗孤,并把他们教育成了优秀的人才。

       英雄已逝,今天我们再来回顾江竹筠和彭咏梧的爱情往事,看到的是革命者那义薄云天、超凡脱俗的高尚情操和坦荡胸怀,这是一种在特殊年代里的别样爱情。

目录结构
    未添加目录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