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了新时代

把党的十九大精神全面落实在重庆大地上

欢迎您访问重庆历史名人馆!
   

名人春秋

陈独秀与五四运动

2018-05-04 来源: 重庆历史名人馆 阅读: 41

       【编者按】今天是五四运动99周年纪念日,重庆客籍历史名人陈独秀是五四运动的思想指导者和精神领袖。郭德宏在《怎样理解毛泽东说的“陈独秀是五四运动的总司令”》一文,作了较为详细的描写。本文摘录其中部分,题目为编者所加。

       由陈独秀发起的新文化运动,为五四运动奠定了思想基础

       1915年9月15日,陈独秀主编的《青年》杂志创刊(1916年9月1日改名为《新青年》),其发刊词《敬告青年》是一篇向旧思想、旧道德和旧文化宣战的战斗檄文。在这篇战斗檄文中,陈独秀竖起了民主和科学两面大旗,说:“国人而欲脱蒙昧时代,羞为浅化之民也,则急起直追,当以科学与人权并重。”(《陈独秀文章选编》上册,三联书店1984年版,第78页)所谓科学,就是要崇尚理性,尊重事物的发展规律,反对迷信和愚昧;所谓人权就是民主,要提倡个性的解放,摒弃“忠孝节义”的吃人礼教,反对封建伦理道德的专制统治,实现政治、经济、宗教和妇女的解放。他说,为了国家之振兴,社会之进步,必须造就一代“新鲜活泼之青年”,即“新青年”。这种新青年有六条标准,即自主的而非奴隶的,进步的而非保守的,进取的而非退隐的,世界的而非锁国的,实利的而非虚文的,科学的而非想象的。1919年1月,陈独秀在《本志罪案之答辩书》中更加旗帜鲜明地提出:我们要“拥护那德谟克拉西(Democracy)和赛因斯(Science)两位先生”,“只有这两位先生,可以救治中国政治上、道德上、学术上、思想上一切的黑暗”(《陈独秀文章选编》上册,三联书店1984年版,第317、318页)。

      陈独秀的这些思想,真是振聋发聩,石破天惊!于是以《新青年》杂志为核心,迅速地在全国掀起了一场声势浩大的新文化运动。这场运动以民主、科学为旗帜,向腐朽的中国传统封建文化发起了猛烈的冲击,由此引发了一场伦理革命、教育革命、文学革命,使中国的思想界特别是青年学生解除了思想的禁锢,来了一次思想的大解放。五四运动的发生,正是这次思想解放运动的重大成果。

       图片关键词陈独秀和《新青年》杂志,为五四运动培育出了一大批骨干力量

       由于陈独秀和《新青年》杂志在当时有着崇高的威望和广泛的影响,所以很快吸引了全国一大批先进的青年。1936年毛泽东在同斯诺的谈话中,说他在师范上学的时候,就开始读《新青年》杂志,“非常佩服胡适和陈独秀的文章”,把他们作为自己的“楷模”,陈独秀对他的影响“也许比其他任何人的影响都大”(《毛泽东自述》,人民出版社1993年版,第30、31、37页)。周士钊在回忆中也说:毛泽东是当时最热爱《新青年》的读者之一,“有很长一段时间,每天除上课阅报之外,看书,看《新青年》;谈话,谈《新青年》;思考,也思考《新青年》上所提出的问题。他完全同意《新青年》的论点”(张允侯等编《五四时期的社团》第2册,三联书店1979年版,第90页),并于1918年4月酝酿成立了“新民学会”。像毛泽东这样在《新青年》影响下成长起来的先进的青年人,在全国各地有一大批。他们在《新青年》的影响下成立的社团和创办的报刊,如雨后春笋,纷纷出现。例如,北大学生许德珩等成立了国民社,创办了《国民》杂志;傅斯年和罗家伦等人成立了新潮社,创办了《新潮》杂志;周恩来等人在天津成立了觉悟社,创办了《觉悟》杂志,等等。这批先进青年和社团、报刊,在各地的五四运动中都起了重要的作用。如果没有他们的领导和带动,五四运动是很难在那么短的时间内就形成一场伟大的群众运动的。

       陈独秀是五四运动的思想指导者和精神领袖,在很多问题上具体指导了运动的进行

      1919年5月4日五四运动的发生,是由于中国外交代表在巴黎和会上的失败,中国人民“公理战胜强权”幻想的破灭而引起的。而这种幻想的破灭,与陈独秀1918年12月22日和李大钊共同创办的专门报道评论巴黎和会与山东问题、推动政治运动的刊物——《每周评论》分不开的。在发刊词中,陈独秀明确提出《每周评论》的主旨,“就是‘主张公理,反对强权’八个大字”(《陈独秀文章选编》上册,三联书店1984年版,第304页)。在这个刊物上,陈独秀发表了大量很有战斗力的文章。12月29日,陈独秀明确提出欧战后东洋民族的两大“觉悟与要求”:对外,“是人类平等主义,是要欧美人抛弃从来歧视颜色人种的偏见”;对内,“是抛弃军国主义,不许军阀把持政权”(《欧战后东洋民族之觉悟及要求》,《陈独秀文章选编》上册,三联书店1984年版,第304页)。这实际上是竖起了后来成为五四运动纲领的两面旗帜,即反帝、反封建。1919年1月19日,陈独秀又在《除三害》中提出了进行国内斗争的具体方式:一是“要有相当规模的示威运动”;二是“社会中坚分子,应该挺身出头,组织有政见的有良心的依赖国民为后援的政党”(《陈独秀文章选编》上册,三联书店1984年版,第326页)。5月4日前夕,当得知5月4日当天将有学生示威游行的行动时,陈独秀立即在当天出版的《每周评论》上发表《两个和会都无用》的战斗檄文,尖锐地指出:“巴黎的和会,各国都重在本国的权利,什么公理,什么永久和平,什么威尔逊总统十四条宣言,都成了一文不值的空话。……非全世界的人民都站起来直接解决不可”(《陈独秀文章选编》上册,三联书店1984年版,第397页)。这实际上是发出了五四运动的动员令。“要有相当规模的示威运动”,非人民“站起来直接解决不可”等号召,在当时都极具政治号召力。

 

图片关键词 

五四运动时期的陈独秀   

图片关键词

 

 陈独秀创办的《新青年》杂志     

 

目录结构
    未添加目录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