党史学习教育

欢迎您访问重庆历史名人馆!
   

名人春秋

悠悠百年岁月 铮铮共产党人:童庸生

2021-06-10 来源: 重庆历史名人馆 阅读: 231

2021年,是中国共产党百年华诞。习近平总书记指出,我们党的一百年,是矢志践行初心使命的一百年,是筚路蓝缕奠基立业的一百年,是创造辉煌开辟未来的一百年。在一百年的非凡奋斗历程中,一代又一代中国共产党人顽强拼搏、不懈奋斗,形成了一系列伟大精神,构筑起了中国共产党人的精神谱系,为我们立党兴党强党提供了丰厚滋养。

百年征程波澜壮阔,百年初心历久弥坚。在重庆这片有着光荣革命传统的红色土地上,留下了无数共产党人的足迹。重庆历史名人馆陈列的历史名人中,就有一大批杰出代表人物,为了实现“为中国人民谋幸福,为中华民族谋复兴”的初心使命,在党的各个历史时期挺身而出,抛头颅,洒热血,在中国共产党百年历史画卷中谱写了可歌可泣的壮丽诗篇。

在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新征程上,我们缅怀这些杰出的共产党人的革命事迹,就是要从他们艰苦奋斗、矢志不渝的精神中汲取力量,牢记初心使命,继续砥砺前行!

本期,介绍重庆和四川地区早期共产主义运动先驱、党团组织主要创建人之一——童庸生。


1623316173573567.jpg 


童庸生,又名童鲁,1899年出生于四川巴县(今重庆市巴南区)。曾任社会主义青年团成都地方执行委员会书记部主任、中共重庆地方执行委员会委员、共青团重庆地方执行委员会书记等职,长期负责川渝地区党团组织的工作。

 

在新文化浪潮中觉醒

童庸生出身于巴县一个封建地主家庭,其父为官多年,希望儿子也能通过科举考取功名。身处新旧思潮激烈碰撞的大变革时代,童庸生耳闻目睹社会的黑暗、政治的腐朽,立志做封建礼教的叛逆者。

1919年,童庸生考入国立成都高等师范学校,前往新文化运动蓬勃发展的成都。一进学校,他就投入到日益高涨的学生运动中,参与创办《四川学生潮》刊物,参加反对反动当局和日英帝国主义的活动。在此期间,从日本学成回国的四川马克思主义先驱王右木,受聘到成都高师任教,约集进步青年发起成立马克思主义读书会,创办《人声报》,以学校为中心在四川宣传马克思主义。童庸生成为读书会的重要成员,深入学习研究《共产党宣言》《资本论》等马克思主义著作,并参与《人声报》的编撰工作。在王右木的引导和教育下,童庸生迅速成长起来,树立起科学社会主义的信念,开始“运用马克思的基本要义,解释社会上的一切问题”,把自己的命运与世界无产阶级事业联系起来。据学校同学回忆:童庸生是学生运动的积极分子,他很善于讲话,经常站在桌子上发表慷慨激昂的演讲,揭露社会黑暗,宣传五四运动精神,鼓动同学们起来反对腐朽的教育制度和政府统治。

 

成为四川党团组织的中坚

1922年春,童庸生邀集李硕勋、阳翰笙等革命青年发起成立成都社会主义青年团。谈到建团的动机,童庸生说:“办报来宣传和学会来研究,固然好,但没有一种真正做革命事业的团体,这精神终究不能结合来实施。”基于这种重视组织和实践的认识,童庸生把建立“真正做革命事业的团体”,作为自己实践马克思主义理论的第一步。10月,经中共中央批准,社会主义青年团成都地方执行委员会正式成立,童庸生任书记部主任。

1923年年初,童庸生毕业,回到家乡,在巴县师范学校任教。这时他开始负责重庆地方团组织工作。他提出“相机活动,务以实力充分,渐渐发展”的工作方针,积极进行马克思列宁主义宣传,与萧楚女、杨闇公、罗世文等人发起组织“平民学社”和“马克思主义研究会”,在《政治周报》和《中国青年》发表文章,组织学生学习革命理论。同时培养学生运动骨干,在川东师范、巴县中学等学校发展团员,建立团支部,组织开展反帝反封建斗争,对推动重庆地区革命形势发展作出了重要贡献。

1925年1月,童庸生正式转为中共党员。3月,童庸生赴北京出席国民会议促成会全国代表大会,以四川代表的身份在大会上发表讲话,支持孙中山关于结束军阀割据、实现国共合作的主张。

1926年,杨闇公、童庸生、冉钧等人着手创建统一的四川党组织。经中共中央批准,中共重庆地方执行委员会正式成立,杨闇公任书记,童庸生任委员并兼任共青团重庆地方执行委员会书记,与杨闇公一起领导四川地区的革命运动。杨闇公曾在日记中写道:“庸生真是同人中的健者,他精神贯一的样子,在他的来信中可以看得出。他是一个勇于敢为,富有思想的和机变的人,不是其他许多有信仰而无实行的勇气方法的人可比拟。”

受党组织派遣,童庸生赴成都、自贡、内江、宜宾、荣县、合江等地视察了解中共党组织的建立及活动情况,传达中共中央和重庆地委的重要指示。蜀道艰险,童庸生不辞辛劳、奔波千里,出色地完成了党交给他的任务。

 

策反川军并参与领导泸顺起义

1926年,为策应国民革命军北伐,分化军阀,童庸生被党组织派去做争取川军的工作。他深入川军各部调查情况,并成功策动驻守合川、顺庆、泸州的川军将领黄慕颜、秦汉三、杜伯乾、袁品文等率部参加国民革命军。袁品文后来回忆说:“童庸生几次到我住宅,晓以反帝反封建、解放人民的伟大意义,争取我参加党,参加革命……此次童庸生同志之来,使我喜出望外,象(像)在黑暗中骤然见到光明的远景。”

7月,童庸生起草了《四川各派军阀的动态》和《四川军事调查》,上报中共中央。中共中央随即发出《致重庆信》,指示重庆地委利用军阀分化的机会,扩大民众运动,培养新的力量。9月,童庸生赴上海向中共中央汇报重庆地委的军事工作,提出“造成一系军队”的设想,为后来的泸顺起义确定了战略方针。11月,中共中央指示重庆地委成立由杨闇公、朱德、刘伯承组成的军事委员会,决定在四川泸州、顺庆发动武装起义。

泸顺起义于1926年12月初打响,曾被童庸生策反的川军部队纷纷响应,起义军很快便占领了泸州和顺庆。然而,在四川军阀的联合镇压下,起义以失败告终。

泸顺起义虽然失败了,但这是中共重庆地委直接领导的第一次大规模的武装起义,更是中国共产党最早独立领导的大规模军事行动,有力地推动了四川革命运动的发展。童庸生作为泸顺起义的领导和组织者之一,发挥了重要作用。

刘伯承在1956年写给时任四川省委负责人李大章的信中,曾提到童庸生:“我于1926年在四川担任泸顺起义总指挥时,童庸生同志任党代表,这个同志是一个对革命忠诚,善于做宣传鼓动的好同志。”

1927年1月,童庸生在党中央安排下赴苏联留学,就读于莫斯科东方大学。次年11月,入列宁格勒军政学院,专攻军事。学成归来,受党中央派遣回川工作,但在由上海搭乘轮船返川途中失踪。

       1945年,中共中央组织部追认童庸生为革命烈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