党史学习教育

欢迎您访问重庆历史名人馆!
   

名人新闻

一只皮箱见证吴玉章在南昌起义时的奋斗足迹

2021-08-06 来源: 南昌新闻 阅读: 104

【编者按】吴玉章(1878—1966),今四川荣县人,杰出的无产阶级革命家、教育家、历史学家和语言文字学家。2005年被重庆市人民政府评为重庆历史名人,是重庆历史名人馆内陈列的两百位历史名人之一。

 

1628240192488407.png 


这只公文箱高约20厘米、宽约30厘米、长约40厘米,牛皮质地,提手处已破损,已用绳子包扎加固。这只公文箱是吴玉章在八一南昌起义期间使用过的。197412月,吴玉章的儿媳将该公文箱捐赠给了南昌八一起义纪念馆。

南昌起义时的吴玉章,已年过半百。早年,他追随孙中山先生,不仅参与了同盟会的创建,更是辛亥革命的重要亲历者与见证者。他倥偬半生,为革命事业鞠躬尽瘁,革命锐气未减丝毫。南昌起义期间,丰富的革命经历与沉着稳重的工作作风让这个“革命老人”为南昌起义的顺利举行以及起义部队的南下转移都作出了重要贡献。

1926年年底,担任国民党中执委委员的吴玉章跟随北伐胜利的步伐来到了武汉。19277月上旬,汪精卫等加紧了反共部署,逐步暴露出反共反人民的真面目。在此之际,吴玉章接到中共中央通知,到武昌集合。为了不使国民党造谣污蔑,吴玉章仍亲自到国民党中央党部将其负责的印信、财务、文件交割清楚,并留下一封信件,谴责了汪精卫的“分共”行径。

到武昌后,根据中央决定,吴玉章即刻乘船前往九江负责接应工作。虽然船只肮脏、天气炎热,旅途奔波疲惫,却抑制不了他为共产党即将开辟新的革命天地而产生的兴奋与愉悦。在九江,完成了起义前干部的聚集、转送工作后,吴玉章搭乘了铁路中断前九江至南昌的最后一趟火车前往南昌。途中,林伯渠、彭泽民等相继上车,7月31日晚,吴玉章一行人到达南昌。81日凌晨2时,南昌城打响了革命第一枪,城头升起革命的旗帜,伟大的南昌起义很快取得了胜利。

8月1日午后,在江西省政府会议厅召开了有共产党员和国民党左派人士参加的联席会议,并推举成立了中国国民党革命委员会。吴玉章担任革委会委员并兼任秘书长,负责主持处理革委会各种日常事务。

8月3日起,起义部队开始南征。吴玉章因年纪大,又患有严重痔疮,分配有一顶凉轿。身为秘书长的他,重任在肩,行军中的诸多事务都需他照应处理,不但要紧跟前方部队,到驻地后也不得休息。一遇紧急突发事件,他便顾不得病情,常常骑马或步行赴现场解决。

到临川后,部队经过整顿,士气大振,天气也开始转凉。8月15日的晚上,部队到达三江口。对着仲秋的明月,吴玉章与同行的谭平山虽无酒言欢,却也难抑心中感慨,拣着《烧饼歌》中的两句念道:“手执钢刀九十九,杀尽胡儿才罢休。”

后起义军在汕头遭受严重损失,领导机关在流沙开会,指示武装人员退往海陆丰,非军事必需人一律分散。会议后,吴玉章召集文职人员分发了路费,销毁了文件,各自撤离。此时,和吴玉章一道的,只有他的侄子吴鸣和了。他们只会一点闽南客家话,在潮汕地区很难问路,幸好后又遇到谭平山,便结伴到达甲子港,坐船到达香港,后又辗转到上海找到党中央。1927年底,吴玉章根据党的指示,前往莫斯科,为党的革命事业投入新的学习和工作中。

吴玉章作为南昌起义的组织者、参加者,既是这场伟大革命的亲历者与见证者,也是较早对起义进行科学总结的参加者之一。1927年1222日,吴玉章应邀在莫斯科东方大学就“八一革命”情形做报告。报告题为《八一革命》,详细分析了南昌起义的远因和近因,叙述了起义的过程,指出了南昌起义的巨大影响。这份报告是关于南昌起义极具权威性的历史文献,为我们研究南昌起义提供了准确翔实的史料。


(本文转载自南昌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