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习贯彻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主题教育

欢迎您访问重庆历史名人馆!
   

逸闻趣事

白杨智斗军阀

2023-04-21 来源: 《世纪》2003年02期 阅读: 418

/马宣伟


1682043274180705.png 

白杨


上海影人剧团是抗战时期入川最早的话剧团。1937年“八一三”淞沪抗战爆发后,全上海电影戏剧工作者提出了“到前线去!”“到内地去!”的口号。在党的领导下,上海电影界联华、艺华和新华影业公司的部分编导、演员组成了上海影人剧团,共34人。女演员白杨、吴茵等12人;男演员有沈浮、陈白尘等22人。该团由理事会负全责,白杨、沈浮、陈白尘、王献斋、龚稼农、徐辛园、孟君谋和高步霄等8人为理事。

影人剧团于1937年9月23日从上海出发,由上海影业公司经理夏云瑚(四川人,今重庆人)等出资并护送团员川。全体人员历尽艰险,最终乘民生轮公司的“民贵轮”于10月16日抵达重庆。剧团入川的使命,是以戏剧形式,大力宣传抗日。

上海影人剧团到重庆后,立即投入紧张的排练。10月27日开始在重庆公演《沈阳之夜)等剧。他们连演50余场,盛况空前。正在这时,驻重庆的川军第21军军长唐式遵、副军长范绍增及163师师长陈兰亭以欢迎上海影人剧团为名,要女演员陪他们跳舞。剧团的同志们早就识破这伙军阀、袍哥的鬼把戏。在所谓的“欢迎会”上,沈浮和白杨先后讲话,说明上海影人剧团是宣传抗日的艺术团体,是演出抗日民族戏剧剧团,不是玩玩耍耍的戏班子。他们严肃的演说使会场的气氛大变,预谋的跳舞会没有开成,范绍增窝着火气冲冲地先退出会场。就这样“欢迎会”不欢而散。

影人剧团计划由重庆到成都演出,离渝前登报三天鸣谢各界的支持。12月3日剧团抵达成都,住在五世同堂街。5日起在智育电影院公演《卢沟桥之战》《沈阳之夜》《流民三千万》等剧。适逢范绍增、陈兰亭来成都玩耍,成都警备司令严啸虎特设宴招待范、陈两人。席间,范绍增端着酒杯说:“严老弟,上海影人剧团在重庆演戏时,我们请他们跳舞都没有请动。现在到成都来演戏,成都是你的地盘,只有你的面子大,把白杨请出来跳舞怎样?总办得到吧!”严啸虎当下把酒杯一放,拍胸膛说:“这点事包在兄弟身上!”他们约定第二天中午,在商业场内的“新都行”咖啡馆请白杨。

第二天,严啸虎、范绍增、陈兰亭,还约了师长谢德戡,早就来到“新都行”咖啡馆内坐等白杨的到来,不一会儿,弁兵来向严啸虎报告:“司令官,白杨说她不能来。她说,她在团体中生活,不愿例外的单独行动。如果非要她来不可,就请全剧团的人一道来!”严啸虎一听,气得大发雷霆,指着持枪的两个弁兵说:“去,把白杨给我押来!”

当弁兵来押白杨时,剧团派谢添等人陪白杨来到咖啡馆。面对这伙川军军官,白杨连水都不喝一口,转身就走,严啸虎认为白杨当众扫了他的面子,暴跳如雷地下令:“抓人!”在场的人怕把事情闹大,不好收场,连忙劝住严啸虎。

可是,严啸虎咽不下这口气,第二天,他以成都警备司令部的名义指控剧团演出《流民三千万》时故意在天幕上出现了一轮太阳,这是象征日本旗,有汉奸嫌疑。另外,演出《放下你的鞭子》是有意侮辱中国人。于是下令将剧团演出的剧场——智育电形院查封。影人剧团遭军阀的迫害,并没被吓倒,理事会立即召开紧急会议,作出决定:为了继续宣传抗日,必须和军阀展开斗争,将影人剧团改为“成都剧社”。

上世纪80年代,我在重庆遇到重庆政协委员严啸虎,问他抗日战争时请白杨跳舞的事,他笑答:“那是不识时务,乱来一气!”

来源:《世纪》2003年02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