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习贯彻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主题教育

欢迎您访问重庆历史名人馆!
   

逸闻趣事

与父亲傅抱石一起过年

2024-01-22 来源: 《我的父亲傅抱石》 阅读: 261

/傅益瑶


母亲说,因为觉得浪费时间,父亲其实是不喜欢过年的。但年总是要过的,父亲也非常重视这个传统的节日。

父亲最为重视的是年夜饭。我母亲呢,因为年年做年夜饭做得很累,就非常苦恼。有一次父亲跟母亲为过年的事拌嘴,母亲说这回要听我的了,这顿年夜饭只能做三个大砂锅和一个肉丸子火锅,三个砂锅是:砂锅鱼、砂锅肉、砂锅鸡(三杯鸡)——我们家的三杯鸡,只有过年的时候才吃。父亲说,行,行,什么都行,只要有年夜饭就行。


1705887530797298.png 

傅抱石(前排右二)全家福1963


1962年那年,我们全家在杭州过年。快过去的时候,父亲把我们姊妹四个一起带到专门给出国人员做衣服的绸缎店,选料做衣服,准备过年穿。我做的是一件非常漂亮的、有点蓝颜色的丝棉袄。父亲从小一直跟我们说,二十岁以前不准穿丝棉,三十岁以前不准穿皮衣,五十岁以前不准穿羔子皮。羔子皮因为太暖和了,年纪轻轻的穿了以后,会把骨头捂坏。意思是不到那个年龄,不能穿不相适应的昂贵衣服。但是那一年,我们都没到二十岁,父亲就让我们穿丝棉袄了。丝棉袄的最大好处是既薄又暖和,让人苗苗条条。这当然是个特例,因为我们到了丝绸之府嘛。

我印象最深的是过年的时候,父亲带我们到夫子庙看灯、买灯,一个个小铺子走过去,买一些小玩意儿,有的小玩意儿我们还不太晓得是什么东西,父亲就给我们讲解。上元灯会是中国的传统节日,古代妇女在这一天可以出来赏灯。我记得夫子庙的灯会很热闹,有兔子灯,还有青蛙灯、乌龟灯,各式各样。我从小手上就抓不住东西,碰什么坏什么。有次父亲给我买了一盏兔子灯,一个青蛙灯,兔子灯有四个木轮子,可以放在地上牵着走,青蛙灯则是提在手上的,可以左右轻轻摆动,模拟跳跃的状态。我提着青蛙灯就死劲抖,还没走出街门,叭地一声,就抖坏了。这些纸灯中间是点蜡烛的,容易把灯烧着,父亲立马把蜡烛熄掉,然后拿过来试着一钩,就把它修好了。后来父亲说,什么好东西都不能买给瑶子,不是搞坏就是丢掉。想想那个时候,真是蛮幸福的。我始终记着父亲那次带我到夫子庙去的情景,夫子庙对我父亲来讲,是一处情有独钟的地方。

有时候,父亲还会带我们去一些小街小巷,买个纸花绒花之类的小东西。虽然我们拿着压岁钱,但到买东西时,还是父亲付钱。父亲带我们出去的时候,有一句口头禅,叫作“完铜”,这是江西话,完铜,完铜,就是花钱,千金散尽还复来的意思。因此,我最喜欢跟父亲出去“完铜”。

 

节选自《我的父亲傅抱石》,标题系编者所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