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习贯彻市第六次党代会精神  喜迎二十大

欢迎您访问重庆历史名人馆!
   

名人春秋

卢作孚发起重庆首次自然科学展览会

2022-04-23 来源: 重庆历史名人馆 阅读: 102

文/辛颖  龙世和

 

1929年12月18日,重庆自然科学展览会正式开幕。这是重庆历史上首次自然科学展览会,轰动全市,前来参观的各界人士络绎不绝。对于这次自然科学展览会,当时重庆各大报纸均有报道,遗憾的是旧报未能保存至今,因而人们对当时的情形知之甚少。所幸《中国西部科学院研究》一书对此次展览会略有提及,“卢子英率少年义勇队协助中国科学社采集,所获标本,收集的器物曾在重庆英年社进行展览”。

这次自然科学展览会由卢作孚等人在重庆发起,缘于中国科学社深入四川的科学考察和标本采集活动。

1928年,中国科学社首次组团赴四川采集标本,卢作孚派峡防局学生队学生杜大华随团协助采集工作。1929年,中国科学社再次组团赴川采集动植物标本,卢作孚派卢子英率少年义勇队协助,采集到大批动植物标本。采集团返回重庆后,卢作孚利用这些珍奇的动植物标本,举办了一次自然科学展览会,在重庆引起轰动。

四川号称“天府之国”,自然物种丰富,外国长期觊觎、染指标本采集,掠夺中国的自然资源,而中国科学界对四川自然物种的科学考察和标本采集则是一片空白。中国科学社生物研究所的植物学家钱崇澍不由慨叹:“中国无一植物标本室藏有较多之四川植物可供植物学者研究。”

鉴于80年来外国人先后在四川采集已达数十次,而国人对于该处植物竟未有采集之举,1928年春,中国科学社生物研究所植物部主任胡先骕准备筹组川黔植物标本采集团赴四川、贵州、云南、西康采集,后因事未能成行。之后,胡先骕派青年植物学者方文培担纲采集,这是中国科学家首次深入西南地区开展的标本采集活动。

1928年4月6日,方文培从南京起程,4月26日抵达重庆,接洽筹办标本采集各项事宜,章树枫、杜大华、谢俊武先后加入,协助采集。采集团5月6日从重庆出发,先赴南川金佛山、綦江大瀛山采集。在綦江采集时因川东战事爆发,前往贵州赤水的采集计划只得作罢,临时动议改赴川西、西康采集,在青城山、峨眉山、天全、康定收获颇丰。采集团于11月21日返回重庆后,在重庆特别市公园合影纪念。


1650963060329969.png 

中国科学社川黔植物标本采集团十七年度结束纪念。前排左起:温少鹤、赵仿琴、傅友周、黄伯易;二排左起:杜大华、方文培、章树枫。

 

照片中几位人士,温少鹤时任重庆商会会长,傅友周时任重庆工务局局长,黄伯易时任巴县建设局局长。杜大华当时是峡防局学生队的青年学生,后来成为峡防局少年义勇队第一期学生,多次跟随中国科学社社员赴川康采集标本;方文培是中国科学社生物研究所的研究生,后来成为著名植物学家、杜鹃花专家;章树枫又名章小园,是任职于巴县建设局的青年植物学者,曾多次赴金佛山采集植物标本,1933年在金佛山西坡老梯子采集杜鹃标本时不幸坠崖身亡,英年早逝。为了纪念章树枫,方文培特意将他在金佛山发现的黄花杜鹃命名为“树枫杜鹃”。

川黔植物标本采集团“历时八月,步行数千里,采得标本4000余号,为中国历来采集植物成绩之最大者”。中国科学社的这次科学考察和标本采集活动,得到时任巴县建设局局长黄伯易等人的大力帮助和支持。

卢作孚受川黔植物标本采集团的触动和启迪,提出了建立嘉陵江科学馆的构想。鉴于标本采集是开办科学事业的基础,于是通过巴县建设局局长黄伯易出面,商请中国科学社派专家来川帮助开展标本采集。

1929年,应卢作孚的邀请,中国科学社决定派社员到四川进行大规模的科学考察和标本采集。卢作孚等人在重庆发起成立了四川自然科学社采集处,由卢作孚、何北衡、黄伯易、温少鹤、傅友周、章树枫、方文培、赵仿琴等组成董事会,以配合和助力中国科学社来四川开展科学考察和标本采集工作。

中国科学社社员入川进行大规模标本采集,一路由方文培、唐开品率领,赴川边采集动植物标本;一路由方炳文率领,采集川江流域的鱼类标本;一路由巴县建设局章树枫率领,赴金佛山进行野生经济植物标本采集。卢作孚派峡防局少年义勇队第一期学生30人分别参与其中,协助采集,同时还给予经费上的资助。

川边采集一路,卢子英率少年义勇队近20人随同前往。这批青年学生在考察采集中学习掌握植物标本的采集方法和动物标本的采猎剥制技术,并进行有关凉山彝族的社会调查。历经数月,川边科学考察和标本采集队收获颇丰,带回了大量的动植物标本和彝族风物。

1929年11月,各路采集队伍先后回到重庆。据当时报载:这次大规模的采集共获动植物标本5000多种。卢作孚认为此次采集辟于科学贡献,极为广博,动议在重庆举办一次自然科学展览会,展示这次科学考察和标本采集的成果。

1929年11月28日,卢作孚亲赴巴县建设局,与局长黄伯易商议筹备展览事宜,以期通过举办展览引起各界人士对科学事业的关注,培育人们崇尚科学的精神。

商议后,卢作孚出面商借中西英年会的一栋两层楼房作为陈列展览室,但由于展室所限,不能陈列展示采集的全部标本。恰逢当时方文培、唐开品、方炳文返渝后下榻蜀通旅馆整理标本采集资料,卢作孚遂请他们精心挑选标本,进行分类编号,标注说明,着手进行陈列布展。卢作孚还向巴县建设局借来了部分往年采集的动植物标本,以丰富陈列展览内容。

这次自然科学展览分为植物标本部、动物标本部、彝族风物部,各类展品达1000多种。展览会入口处,用采集的红叶粘贴成“亲近自然”4个大字,十分引人注目。展览会陈列布展就绪,卢作孚在开幕前以四川自然科学社采集处董事会的名义发出邀请,欢迎各界人士前来参观。       

1929年12月18日,由卢作孚、黄伯易、何北衡共同发起的重庆自然科学展览会在重庆中西英年会正式开幕,展期3天,展览时间为每天上午9时至下午4时。

重庆历史上首次自然科学展览会轰动全市,前来参观的各界人士络绎不绝,琳琅满目的各种动植物标本和彝族风物,令人眼界大开、啧啧称奇。3天的展期太短,未能满足更多人群的观展愿望。各界人士要求延长展期,但中国科学社社员要带着采集的标本返回南京复命,展览会只得遗憾落下帷幕。

关于重庆历史上这次破天荒的自然科学展览会的盛况,可从当年成都《国民公报》记者参观展览后发表的一篇报道中窥见一斑:

 

重庆自然科学展览会

轰动全市之自然科学标本展览会,初由黄伯易、卢作孚、何北衡等发起,记者始不经意,继因近日往参观者,啧啧不绝于耳,渝市空气为之丕变。记者乃于第三日前往,一入会场,观众摩肩接踵,几无容身之地。全场布置,朴质可风,但标本陈列,备极充实。据云,因地点褊狭,仅能陈列全部标本三分之一。综计两楼,分为植物标本部、动物标本部……均各分类编号,秩序井然。

植物之部:全部连科学社、巴县建设局及峡防局标本不下千余种,大致分别单子叶植物、羊齿植物及种籽植物,惜未将普通名列出,普通人观之大都茫然不解。最奇特者,有去年获美国资金之油桐及去年方文培、章树枫在金佛山发现之新种植物枫等。植物陈列室之出口处,有用红叶粘成之“亲近自然”四大字,利用叶之天然形式而成。

……

动物之部:动物有活者,红面猴二、黑熊二、羚羊、鹰等,据云均由雷马屏峨一带得来。其余标本均陈列二楼,有各类标本二百余种,鱼类数十种,其中最奇特者,有嘉定黑鱼(乌鱼),相传即苏东坡洗墨池中之特产,另有两种穴鱼等。巴县建设局已经装好之鱼类标本数十种,中有福建之鲫、松江之鲈、苏州之比目鱼、烟台之鸦鲨等。洋洋大观,可为一时之盛。

 

卢作孚发起的这次自然科学展览会,在重庆乃至整个西部地区尚属首次,开重庆自然科学之风,在中国西部这片科学的荒漠播撒了科学的种子,唤起了人们的科学意识,为当时国人了解川康地区丰富的自然物种资源,打开了一扇科学之窗,从而引起各界人士对科学事业的关注。这次自然科学展览会,对于传播科学思想,普及自然科学知识,产生了重大影响,在重庆科学事业发展史上书写了一页新篇章。

重庆自然科学展览会之后,中国科学社将采集的各种标本全部留置北碚一份,以支持和帮助卢作孚创办科学事业。同时,因为有了少年义勇队采集带回的大量动植物标本和彝族风物,卢作孚动议筹设峡区博物馆。

1930年3月,卢作孚派峡防局士兵将北碚火焰山东岳庙的菩萨捣毁,以庙宇作为博物馆馆址,并筹措款项对庙殿进行修整改建,辟为500平方米的陈列展览室。


1650963122331941.png 

卢作孚利用东岳庙创办的峡区博物馆

 

卢作孚率考察团赴华东、华北、东北考察,访问科研机构、高等院校,与之交换标本,参观厂矿企业时亦多方征集物品,努力为筹建中的峡区博物馆搜集陈列展览品。

出川考察归来后,卢作孚以少年义勇队采集的动植物标本和彝族风物为基础,加上自己考察中在各地征集的大批物品,开始布置展览。

1930年10月10日,峡区博物馆正式开放。陈列展览分为动物、植物、矿物、工艺制造、古玩及风物几大类,吸引了大批民众前来观展。

峡区博物馆是重庆地区最早成立的博物馆,具有自然类博物馆的雏形,成为卢作孚启民智、开教化,传播科学思想、普及科学知识的重要阵地。

卢作孚,不愧是重庆地区博物馆事业的开拓者。

 

(本文图片提供/辛颖  龙世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