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习贯彻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主题教育

欢迎您访问重庆历史名人馆!
   

名人春秋

税西恒以言以行教导子孙

2023-05-10 来源: 重庆历史名人馆 阅读: 459

/郭祥


1683709320652785.png

晚年税西恒

 

税西恒(1889—1980),名绍圣,四川省泸县人杰出的水电工程专家和教育家,著名爱国民主人士,九三学社重要创始人。

税西恒一生努力实践科学救国、实业救国、教育救国,积极参与民主革命和国家建设,是一个不畏权、不怕苦、不惧死的铁打硬汉。而他对家庭则精心呵护,对子孙晚辈以言以行进行教导。

       税西恒出身于一个延续300多年的小地主兼自耕农且秉持读书明理思想的典型耕读世家。早年就学于上海中国公学。1911年加入同盟会。后参与谋杀清廷要员的活动,事泄,随机应变,幸免于难。

1912年),李石曾、吴玉章、吴稚晖、张溥泉、齐竺山等人在时任南京临时政府教育总长蔡元培的大力支持下,在北京正式发起成立了“留法俭学会”,以达到“输世界文明于国内”“改良社会”之目的。基于此,1912年,国民政府选送一批革命有功之臣出国留学,税西恒提出申请,与朱家骅、周均时等成为公费赴德留学生。

    税西恒就读于柏林工业大学机电系。他除了学习机电系(当时机械电机属一个专业)专业课程之外,还挤出时间,选修水利、矿冶、建筑等多门课程。他希望尽可能地多学一些科学知识,以后更好地报效祖国,改变贫穷落后的社会面貌。

1917年,经过4年课堂学习、1年工厂实习,税西恒以优异成绩从柏林工业大学毕业,取得德国国家工程师称号。他一心想早日回家,实现科学救国的梦想,但由于战争(一战)仍在持续,回中国的交通受阻。迫于生计,他不得不受聘于西门子电工厂,任设计工程师半年。

1918年11月,一战结束,回中国的航运甫一开通,税西恒立即放弃在西门子的优厚待遇,返回祖国。

1928年,39岁的税西恒与小学教员方淑芬结为连理。1932年,他们的女儿税鸿先出生。方淑芬毕业于江苏崇明师范学校,知书达理、秀雅贤惠,可惜因生产时发生血崩,此后再无生育。按中国旧传统,没有男丁承继门第是一件大事。有朋友劝说税西恒纳妾,家族内也有劝他过继侄孙的。而留学德国,经历开明西学熏陶的税西恒却非常坦然:无子何妨?女儿一样可以成就大业!

据税鸿先回忆:父亲对她十分疼爱,从来没有高声厉言,但也从不娇生惯养。无论为人处世或学习、工作,他都严格要求,从各方面对她予以正面引导。他是和蔼可亲、平易近人的慈父,又是她的良师益友。

1938年,税鸿先6岁。为躲避日寇对重庆实施的无差别野蛮空袭,税西恒将妻女送回自己的故乡泸县,暂住在济和电厂(该厂由税西恒设计建造并持股)职工宿舍。这是税鸿先第一次离开大城市。电厂地处穷乡僻壤,厂里的工人师傅和周围农民的生活都很贫困。为了让税鸿先与穷人家的孩子打成一片,税西恒要求她穿补丁衣,着稻草鞋,与其他孩子发生纠纷时先检讨自己,要做到骂不还口、打不还手,不允许有任何城市小姐的骄横之气。在电厂3年多,税西恒的妻女与当地人相处非常融洽。

税西恒非常注重培养税鸿先独立生活的能力,要求她学会自立自强、低调做人。税鸿先14岁时,被送到重庆南开中学住读,生活完全自理。1950年,她高中毕业,在父亲的鼓励下,勇敢地离开家,考入远离重庆的北京大学医学院(1952年院系调整时从北大分出,改名为北京医学院)。在北京,因父辈关系,她是九三学社中央主席许德珩家里的常客,与许鹿希(后为邓稼先夫人)情同姐妹。

1954年,税鸿先临近毕业,关于毕业去向,她曾征求父亲的意见。税西恒要求她以国家和人民利益为重,以事业为重,服从组织分配,尤其不能以照顾家庭为由影响事业。其后,税鸿先被无干预地分配到石家庄华北制药厂。1966年,为支援三线建设,她调到西安药厂。

20世纪70年代初,税鸿先考虑父亲年过八旬,母亲身体不好,为尽孝心,便向组织提出调回重庆。她是药厂技术骨干,为了让她安心工作,西安药厂领导专门派人到重庆做税西恒的工作,提出让老两口迁居西安,并承诺解决户口和住房问题。重庆市有关领导知道此事后当即表示,作为重庆市政协副主席的税西恒不可能离开重庆。通过这件事,税鸿先和丈夫、同事才知道税西恒极不平凡,是一个有很高政治地位的人。1973年,因工作关系,她调到成都。

民间常有祖孙“隔代亲”一说,但税家向来无“宠”,所传承的乃谦谦君子之礼。1959年,税鸿先的长子在重庆出生,她与丈夫商量,将孩子承祧给父亲为孙,取名税方,以祝贺父亲70岁寿辰。古稀之年得孙,税西恒欣喜不已。他把税方留在身边,亲自教育抚养,一直严格要求。

税鸿先回忆:大约1964年,我回重庆看望父母和儿子。父亲对我说,税方几天前玩看门的张师傅的扑克牌,把其中一张撕坏了,叫我买一副新的还回去。张师傅一再说明那是一副废牌,但我办了此事,父亲才安下心来。又有一次,我母亲不小心把放在窗台上的老鼠药撒落到一楼(我家住二楼)。过了一些天,邻居家有一只鸡死了,父亲怀疑是误食了老鼠药,叫我母亲去赔钱,直到说服邻居接了钱,他才罢休。

由于祖父母的言传身教,税方非常优秀。1981年年底,他从重庆大学机械系毕业后留学美国。目前,税方在上海一家公司担任高级工程技术人员。

税西恒对子侄辈也十分关心,重视加强教育,强调不仅仅是为了家族兴旺,更是为国家培养有用之才。他有三个侄儿、一个侄女、一个外甥,税西恒先后把他们接到重庆接受教育,甚至侄儿们的未婚妻也由他出资进行培养教育。20世纪30年代初,正值他们步入人生成熟期,每逢星期日,税西恒都要把他们叫到家,改善生活,融洽亲情,同时对他们的人生、人格予以正确引导和悉心培育,特别要求他们“必须实现由传统食利地主向知识分子的转变”。三个侄儿后来都接受了高等教育,其中税述之后来担任重庆自来水公司工程师,参与筹建九三学社重庆分社,为第一届理事。

与税西恒共过事的人,对他最深的印象就是友善。他彬彬有礼,以理服人,从不发脾气或将自己的意志强加于人。他更乐于助人。他本人生活俭朴节约,作为管理人员,在主持建设济和电厂、重庆自来水公司时,穿的衣服总是打满补丁。而只要是工友、亲友有难处,他知道后总是慷慨解囊相助。有一位工友找了税西恒几十年,终于在重庆找到,马上提着土特产来看望他,表示“是你借钱,我才渡过难关,有了今天。有借有还,今天我还了钱,死也瞑目了”。因为时间长了,税西恒早就忘了这事儿,坚决推辞。那位工友死活不肯,直到税西恒收下钱物,他才高高兴兴地离开。

税家与济和电厂、重庆自来水公司员工及家属间断相处几十年,感情非常融洽。谁家婚丧嫁娶或遇到困难,税西恒夫妇知道了,都要去行人情,或力所能及地送钱送粮。税西恒夫妇年纪大了,女儿税鸿先长期在外地工作,周围的邻居便主动帮他们买菜买米,“乐此不疲”。

……

1980年5月,92岁高龄的税西恒因患老年性肺炎住院治疗。几天后,病情加重。弥留之际,他非常清醒。他向女儿表示歉意,说自己没有留下什么遗产,反而让她照顾,垫付医疗费。当听说医疗费由国家全部报销时,他更加愧疚,说自己已多年没有为国家做事,这样不好,无功不受禄,要女儿一定要想办法把钱还上。

1980年6月18日,税西恒与世长辞。


(本文图片提供/郭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