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习贯彻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主题教育

欢迎您访问重庆历史名人馆!
   

名人春秋

傅抱石的“穷”

2024-06-12 来源: 重庆历史名人馆 阅读: 82

/熊少华

 

抗战时期,傅抱石受郭沫若邀请,到武汉参加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政治部第三厅工作,后来迁到重庆,在沙坪坝金刚坡度过了7年。浑朴的巴山蜀水滋润了他的笔墨,使他在不惑之年就完成了画风的转变和风格的定型。他的艺术创作也在这里进入了一个高峰期。这一时期,傅抱石的《巴山夜雨》《溪涧飞瀑》《小桥流水》《万竿烟雨》等佳作迭出,款识都是“金刚坡下山斋”。因此,人们将傅抱石这一创作时期称为“金刚坡时期”。

在渝7年,傅抱石生活困窘,完全就是郭沫若笔下描述的样子:“苍白色的显然是营养不良”,“是一位标准的中国艺术家,他多才多艺,会篆刻,又会书画,长于文事,好饮酒,然而最典型的,却是穷,穷,第三个字还是穷”。

傅抱石虽穷,却穷得踏实,穷得自信,因为心有所寄,故能气定神闲。当时的歌乐山重峦叠嶂、林木葱茏,那触目皆画的山色,给傅抱石以心灵的震撼和无限的启迪。正如他所说:“四川的山水四处都是画材,我大胆地把它采入我的画面。不到四川来,这样雄壮的山脉我是不敢画的。”石涛所谓“山川脱胎于予也,予脱胎于山川也”,在贫居重庆乡下的傅抱石身上得到了真实的印证。在饱览山川、坐观风云,纵情笔墨、得烟霞供养的同时,傅抱石后来被美术界称为“抱石皴”的表现山水的笔墨语言形成了。

1718156495555245.png

傅抱石在重庆创作的作品

当年郭沫若做客傅抱石的山斋,曾描述道:“金刚坡一带山脉,在右手绵亘着,蜿蜒而下的公路,历历可见,……有溪流一道,水颇湍急,溪畔有一二家面坊,作业有声。溪自村的两侧绕至村的南端,其上有石桥,名龙凤桥。过桥,再沿溪西南行,不及百步,便有农家一座,为丛竹所拥护,葱茏于右侧。”

所谓山斋,实为一处极为普通、极为简陋的农舍,因为它便宜,傅抱石租赁下来,并用竹篱笆将其隔成小小的3间斗室,一家大小,朝夕寓身其中,一住就是7年。

物质的匮乏,似乎丝毫不曾削弱傅抱石激情的发挥和个性的张扬。他的家中过着窘迫的日子,他的笔下却涌动着雄浑的山川。

 兴酣落笔摇五岳,诗成笑傲凌沧洲”。傅抱石创作时总是蓄势而发,用破笔散锋入纸,笔尖、笔肚、笔根同时作用,快速地横涂竖抹,循环往复,浓淡互破,虚实相生,又以饱和而充足的水分,大块面地用墨衍色,使之水乳交融、生机勃勃、元气淋漓。

可以说,滋润多雨、雾气弥漫、潮湿深厚、植被丰茂的巴渝山水成就了傅抱石,傅抱石又通过巴渝山水为自己心灵寄托、才情勃发找到了最好的表现途径。他打破了传统画法钩、皴、染、点,分步进行的惯例,以非从自己胸臆流出不肯下笔的气概、挥毫泼墨如入无人之境的风度,心与手谐,神与物游,以神写形,独夺山川之魂。他在《壬午重庆画展自序》中说:“画山水的在四川若没有感动,实在辜负了四川的山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