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习贯彻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主题教育

欢迎您访问重庆历史名人馆!
   

逸闻趣事

张恨水逸闻三则

2024-06-26 来源: 重庆历史名人馆 阅读: 57

/钱邦伦

 

清水泡脚防蚊叮

张恨水从小酷爱文学,喜欢读书,对小说、诗词、历史都有兴趣。他童年时在农村生活,常常足不出户,闭门苦读,即使酷暑盛夏,也坚持读书。农村人习惯早睡,夜间的山乡一片漆黑,张恨水就着一豆灯火,手不释卷。就这小小的光,引来了山林田野里众多的蚊虫,叮得他光着的双脚全是包,痛痒不堪。张恨水就想了一个办法:用一只大木桶盛满清水,把双脚泡在木桶里。这样,“挡”住了蚊虫叮咬,他可以怡然自得地读书了。

 

工余填词遇“伯乐”

张恨水担任《皖江报》总编辑时,常常工作至深更半夜。一位朋友到编辑部看望他,在办公桌上填了半阕《丑奴儿》:“三更三点奈何天,手也挥酸。眼也睁圆,谁写糊涂账一篇?”张恨水瞧罢,马上接了半阕:“一刀一笔一浆糊,写也粗疏。贴也糊涂,自己文章认得否?”朋友说:“你文思敏捷,文章写得好,何不到大地方闯一闯?”

张恨水原想赴欧美留学,因其父去世而无法成行,便打算进北京大学深造。听了朋友的鼓励,他筹了路费,日夜兼程,去往北京。他最初在《时事新报》驻京记者秦墨哂处打工,住在潜山会馆。初到北京,工资微薄,又举目无亲,张恨水的生活十分清苦。工作之余,他仍是埋头读书。那时他正在攻读《词学全书》,也常照谱填词。一次他填了一阕《浣溪沙》:“自把琅嬛当百城,浪书尘事遣浮生,从来小技易成名。莫道聪明能误我,误人总是半聪明。琴书也为我飘零。”此词被一个同乡看见,同乡就把这阕词拿走了,张恨水也没在意。不料这阕词被报业家、新闻教育家成舍我看到。成舍我大为赞赏,欲见其作者,就辗转托人把张恨水邀请到《益世报》当编辑。

1719366203250812.png 


宣传抗战赋新诗

为响应文艺界和新闻界提出的“抗战宣传必须通俗化”的主张,当时在重庆《新民报》主编副刊《最后关头》的张恨水,决定在副刊上征集新诗。他以“关卒”为笔名,带头发表了一首新诗,题为《弹泪集·花瓣洒了一身》:“花瓣儿洒了我一身,/我没感觉到一点儿痛痒,/呆站在一棵桐花树下,/靠着树儿呆望,/路上过去一位老太太,/后影儿有点像我老娘,/像我那在战区里的老娘!”

他还写了一首题为《荒村》的新诗:“荒村细雨掩重霾,警报无声笑口开。日暮驰车三十里,夫人烫发进城来。”这首讽刺诗深刻揭露民国政府高官政要与夫人豪华奢侈、挥霍无度的腐朽生活,在民间广为流传。